海岳宴咸通。
七载秉钧调四序,一方狱市获来苏。


推荐诗文

朝回北阙值清晨,晚出南宫送暮春。入去丞郎非散秩,
归来诗酒是闲人。犹思泉石多成梦,尚叹簪裾未离身。
终是不如山下去,心头眼底两无尘。

祸乱天心厌,流离客思伤。有家抛上国,无罪谪遐方。
负笈将辞越,扬帆欲泛湘。避时难驻足,感事易回肠。
雅道何销德,妖星忽耀芒。中原初纵燎,下国竟探汤。
盗据三秦地,兵缠八水乡。战尘轻犯阙,羽旆远巡梁。
自此修文代,俄成讲武场。熊罴驱涿鹿,犀象走昆阳。
御马迷新栈,宫娥改旧妆。五丁功再睹,八难事难忘。
凤引金根疾,兵环玉弩强。建牙虽可恃,摩垒讵能防。
霍庙神遐远,圯桥路杳茫。出师威似虎,御敌狠如羊。
眉画犹思赤,巾裁未厌黄。晨趋鸣铁骑,夜舞挹琼觞。
僭侈彤襜乱,喧呼绣cK攘。但闻争曳组,讵见学垂缰。
鹊印提新篆,龙泉夺晓霜。军威徒逗挠,我武自维扬。
负扆劳天眷,凝旒念国章。绣旗张画兽,宝马跃红鸯。
但欲除妖气,宁思蔽耿光。晓烟生帝里,夜火入春坊。
鸟怪巢宫树,狐骄上苑墙。设危终在德,视履岂无祥。
气激雷霆怒,神驱岳渎忙。功高分虎节,位下耻龙骧。
遍命登坛将,巡封异姓王。志求扶坠典,力未振颓纲。
汉路闲雕鹗,云衢驻骕骦.宝装军器丽,麝裛战袍香。
日睹兵书捷,时闻虏骑亡。人心惊獬豸,雀意伺螳螂。
上略咸推妙,前锋讵可当。纡金光照耀,执玉意藏昂。
覆餗非无谓,奢华事每详。四民皆组绶,九土堕耕桑。
飞骑黄金勒,香车翠钿装。八珍罗膳府,五采斗筐床。
宴集喧华第,歌钟簇画梁。永期传子姓,宁误犯天狼。
未睹君除侧,徒思玉在傍。窜身奚可保,易地喜相将。
国运方夷险,天心讵测量。九流虽暂蔽,三柄岂相妨。
小孽乖躔次,中兴系昊苍。法尧功已普,罪己德非凉。
帝念惟思理,臣心岂自遑。诏催青琐客,时待紫微郎。
定难输宸算,胜灾减御粱。皇恩思荡荡,睿泽转洋洋。
偃卧虽非晚,艰难亦备尝。舜庭招谏鼓,汉殿上书囊。
俭德遵三尺,清朝俟一匡。世随渔父醉,身效接舆狂。
窜逐同天宝,遭罹异建康。道孤悲海澨,家远隔天潢。
卒岁贫无褐,经秋病泛漳。似鱼甘去乙,比蟹未成筐。
守道惭无补,趋时愧不臧。殷牛常在耳,晋竖欲潜肓。
忸恨山思板,怀归海欲航。角吹魂悄悄,笛引泪浪浪。
乱觉乾坤窄,贫知日月长。势将随鹤列,忽喜遇鸳行。
已报新回驾,仍闻近纳隍。文风销剑楯,礼物换旂裳。
紫闼重开序,青衿再设庠。黑头期命爵,赪尾尚忧鲂。
吴坂嘶骐骥,岐山集凤凰。词源波浩浩,谏署玉锵锵。
饲雀曾传庆,烹蛇讵有殃。弢弓挥劲镞,匣剑淬神铓。
谔谔宁惭直,堂堂不谢张。晓风趋建礼,夜月直文昌。
去国时虽久,安邦志不常。良金炉自跃,美玉椟难藏。
北望心如旆,西归律变商。迹随江燕去,心逐塞鸿翔。
晚翠笼桑坞,斜晖挂竹堂。路愁千里月,田爱万斯箱。
伴钓歌前浦,随樵上远冈。鹭眠依晚屿,鸟浴上枯杨。
惊梦缘欹枕,多吟为倚廊。访僧红叶寺,题句白云房。
帆外青枫老,尊前紫菊芳。夜灯银耿耿,晓露玉瀼瀼。
异国惭倾盖,归涂俟并粮。身虽留震泽,心已过雷塘。
执友知谁在,家山各已荒。海边登桂楫,烟外泛云樯。
巢树禽思越,嘶风马恋羌。寒声愁听杵,空馆厌闻螀。
望阙飞华盖,趋朝振玉珰。米惭无薏苡,面喜有恍榔。
话别心重结,伤时泪一滂。伫归蓬岛后,纶诏润青缃。

五千言外得玄音,石屋寒栖隔雪林。多傍松风梳绿发,
只烧崖药点黄金。澄潭龙气来萦砌,月冷星精下听琴。
曾梦先生非此处,碧桃溪上紫烟深。

彼此若飘蓬,二年何所从。帝都秋未入,江馆夜相逢。
瘴岭行冲夏,边沙住隔冬。旅愁论未尽,古寺扣晨钟。


名画法书环四壁,中有米家真宝石。
群峰森耸外涧流,他物虽奇敢争席。
旧属半山老仙人,佛印乞之如乞邻。
阿章有力负之走,一时攘取成纷纶。
此石天然非琢磨,是时有水生岩阿。
至今研池尚余润,岁月既久惜不多。
几年徒见士夫说,一旦喜看形偃月。
傍连玉立两於菟,主人照映冰壶澈。
陈侯之富可敌国,会有宝光惊四塞。
呼童吸尽研中水,更为轻翻玩奇刻。
不堪回首江南李,空唱多愁似春水。
不如此石千载传,玉砌雕新装等糠秕。
宝晋得之真不易,身后宁知亦轻弃。
只今传玩知几人,当日琐窗空自秘。
端歙争名南北部,勿向雷门扬布鼓。
相台渴瓦更不须,只合觚稜荫风雨。

李忱 简介
唐宣宗李忱(810年冬月十二-859年),汉族,唐朝第十八位皇帝(847年—859年在位,未算武周政权),初名李怡,初封光王。武宗死后,以皇太叔为宦官马元贽等所立。在位13年。综观宣宗50年的人生,他曾经为祖宗基业做过不懈的努力,这无疑延缓了唐帝国走向衰败的大势,但是他又无法彻底扭转这一趋势。宣宗性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大中之政,讫于唐亡,人思咏之,谓之小太宗。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