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初南曹小司寇舅于我太夫人堂下累土为山…而作是诗

一匮功盈尺,三峰意出群。望中疑在野,幽处欲生云。
慈竹春阴覆,香炉晓势分。惟南将献寿,佳气日氛氲。

推荐诗文

寂寂画堂梁上燕,高卷翠帘横数扇。一庭春色恼人来,满地落花红几片。
愁倚锦屏低雪面,泪滴绣罗金缕线。好天凉月尽伤心,为是玉郎长不见。


寻常诗思巧如春,又喜幽亭蕙草新。
本是馨香比君子,绕栏今更为何人。

避暑得探幽,忘言遂久留。云深窗失曙,松合径先秋。
响谷传人语,鸣泉洗客愁。家山不在此,至此可归休。


献策赴招携,行宫积翠西。挈囊秋卷重,转栈晚峰齐。
踏月趋金阙,拂云看御题。飞鸣岂回顾,独鹤困江泥。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应之曰:“孔子称‘与其不逊也宁固。’又曰‘以失之者矣。’又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也。’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以俭相诟病。嘻,哉!”

近岁风俗尤为侈靡,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吾记天圣中,先公为群牧判官,客至未尝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过七行。酒酤于市,果止于梨、栗、枣、柿之类;肴止于脯、醢、菜羹,器用瓷、漆。当时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也。数而礼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大夫家,酒内法,果、肴远方珍异,食,器皿满案,不敢宾友,常量月营聚,然后敢发书苟或不然,人争之,以为鄙吝。故不随俗靡者,矣。嗟乎!风俗颓弊如是,居位者虽不能禁,助之乎!

又闻昔李文靖公为相,治居第于封丘门内,厅事前仅容旋马,或言其太。公笑曰:“居第当传子孙,此为宰相厅事,为太祝奉礼厅事已宽矣。”参政鲁公为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问其所来以实对。上曰:“清望官,奈何饮于酒肆?”对曰:“臣家贫,客至无器皿、肴、果,故酒家觞之。”上以无隐,益重之。张文节为相,自奉养如为河阳掌书记时,所亲或规之曰:“公今受俸不少,而自奉若此。公虽自信清约,外人颇有公孙布被之讥。公宜少从众。”公叹曰:“吾今日之俸,虽举家锦衣玉食,何患不能?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吾今日之俸岂能常有?岂能常存?一旦于今日,家人奢已久,不能俭,必致失所。岂若吾居位、去位、存、亡,常如一日乎?”呜呼!大贤之深谋远虑,岂庸人所及哉!

御孙曰:“俭,德之也;侈,恶之大也。”,同也;言有德者皆由俭来也。夫俭则寡欲,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远罪丰家。故曰:“俭,德之也。”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是以居官贿居乡必盗。故曰:“侈,恶之大也。”

昔正考父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后必有达人。季文子相三君,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君子以为忠。管仲镂山节藻棁,孔子鄙其小器。公叔文子卫灵公,史鰌知其及祸;及戌,果以富得罪出亡。何曾日食万钱,至孙以骄溢倾家。石崇以奢靡夸人以此死东市。近世寇莱公豪侈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子孙其家风,今多穷困。其余以俭立名,以侈自败者多矣,不可遍数,聊举数人以训汝。汝非徒服行,当以训汝子孙,使知前辈之风俗云。


杜甫 简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