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曲

种桑人家十之九,连绿不断阴千亩。
年年相戒桑熟时,畏人盗桑晨暮守。
前年灾水去年旱,私债官租如火锻。
今春差觉风雨好,可惜桑田种又少。
采桑女子智于男,晓雾浸鞋携笋篮。
幼年父母责女红,蚕事绩事兼其中。
桑有稚壮与瘦肥,亦有蚕饱与蚕饥。
忌讳时时外意生,心血耗尽茧初成。
织不及匹机上卖,急偿官租与私债。
促织在室丝已竭,机抒西邻响不绝。
残岁无米货入苦,妄意明年新丝补。


推荐诗文

天子爱贤才,星郎入拜来。明光朝半下,建礼直初回。
名带含香发,文随绮幕开。披云自有镜,从此照仙台。

幽僻嚣尘外,清凉水木间。卧风秋拂簟,步月夜开关。
且得身安泰,从他世险艰。但休争要路,不必入深山。
轩鹤留何用,泉鱼放不还。谁人知此味,临老十年闲。


天秋月又满,城阙夜千重。
还作江南翻疑梦里逢。
风枝惊暗鹊,露草覆寒蛩。
羁旅长堪醉,相留畏晓钟。


十月南闽未有霜。蕉林蔗圃郁相望。压枝橄榄浑如画,透甲香橙半弄黄。
斟录醑,泛沧浪。白沙翠竹近温汤。分明水墨山阴道,只欠冰谿雪月光。


瑞雪满京都,宫殿尽成银阙。常对素光遥望,是江梅时节。
如今江上见寒梅,幽香自清绝。重看落英残艳,想飘零如雪。


阎尔梅 简介
阎尔梅(1603—1679)明末诗文家,字用卿,号古古,因生而耳长大,白过于面,又号白耷山人、蹈东和尚,汉族,江苏沛县人。明崇祯三年举人,为复社巨子。甲申、乙酉间,为史可法画策,史不能用。乃散财结客,奔走国事。清初剃发号蹈东和尚。诗有奇气,声调沉雄。有《白耷山人集》。阎尔梅逝后,子孙私上谥号 ''文节''。其身为日月堂八世。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