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碧霄

舣兰舟。十分端是载离愁。练波送远,屏山遮断,此去难留。相从争奈,心期久要,屡更霜秋。叹人生、杳似萍浮。又翻成轻别,都将深恨,付与东流。
想斜阳影里,寒烟明处,双桨去悠悠。爱渚梅、幽香动,须采掇、倩纤柔。艳歌粲发,谁传馀韵,来说仙游。念故人、留此遐洲。但春风老后,秋月圆时,独倚西楼。


推荐诗文

渺渺浸天色,一边生晚光。阔浮萍思远,寒入雁愁长。
北极连平地,东流即故乡。扁舟来宿处,仿佛似潇湘。


登百丈山三里,右俯绝壑,左垂崖,垒石为磴,十余级乃。山之,盖自此始。

磴而东,即小涧。石跨于其上。皆苍藤古木,虽盛夏亭午无暑气。水皆清澈,自高下,其声溅溅然。两崖曲折而上,山门。小屋三间,不能容十人,然前涧水,后临石池,风来两峡间,终日不绝。门内跨池又为石而北,石梯,数级入老屋数间,卑庳迫隘,无足观。独其西阁为。水自西谷中奔射出阁下,南与东谷水并注池中。自池而出,乃为前所谓小涧者。阁其上流,当水石峻激相搏处,最为可。乃壁其后,无所睹。独夜卧其上,则枕席之下,终夕潺潺。久而益悲,为可爱耳。

山门而东十步,石台。下临峭岸,深险绝。于林间东南望,见瀑布自前岩穴瀵涌而出,投空下数十尺。其沫乃如散珠喷雾,目光之,璀璨夺目,不可正视。台当山西南缺,前芦山,一峰独秀出,而数百里间峰峦高下亦皆历历在眼。日西山,余光横照,紫翠重迭,不可数。旦起下视,白云满,如海波起伏。而远近诸山出其中者,皆若飞浮来往。或涌或没,顷刻万变。台东断,乡人凿石容磴以,而作神祠于其东,水旱焉。畏险者或不敢。然山之可观者,至是则亦矣。

余与刘充父、平父、吕叔敬、表弟徐周宾游之。既皆赋诗以,余又叙次其详如此。而其最可观者,石磴、小涧、山门、石台、西阁、瀑布也。因各别为小诗以识其处,呈同游诸君。又以告欲往而未能者。


虔郊上帝,肃事圆丘。龙驾四牡,鸾旗九斿。
钟歌晚引,紫炀高浮。日丽苍璧,云飞鸣球。
皇之庆矣,万寿千秋。


彩云入帝乡,白鹤又回翔。久留深不可,蓬岛路遐长。
空爱长生术,不是长生人。今日洛川别,可惜洞中春。

四十九年身老日,一百五夜月明天。
抱膝思量何事在,痴男騃女唤秋千。

查荎 简介
查荎(chí) 北宋词人。现存词一首。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