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睦州中路寄侯郎中

颜巷萧条知命后,膺门感激受恩初。却容鹤发还蜗舍,
犹梦渔竿从隼旟。新定暮云吞故国,会稽春草入贫居。
乡中自古为儒者,谁得公侯降尺书。


推荐诗文

鉴湖春日

雁啼秋水移冰柱,蚁泛春波倒玉壶,绿杨花谢燕将雏。人笑语,游遍贺家湖。

金华客舍

落红小雨苍苔径,飞絮东风细柳营,可怜客里过清明。不待听,昨夜杜鹃声。

永康驿中

荷盘敲丽珠千颗,山背披云玉一蓑,半篇诗景费吟哦。芳草坡,松外采茶歌。

春夜

收云敛雨销金帐,望月瞻星傅粉郎,欢天喜地小红娘。来要赏,花影过东墙。


第一折

(外扮孛学老同卜儿、搽旦上)(孛老云)发若银丝两鬓秋,老来腰曲便低头。月过十五光明少,人过中年万事休。老汉姓刘,排行第二,人都叫我做刘二公,乃东京人氏。婆婆姓陈。别无甚么儿男,止生了这个女孩儿,小字月仙。人材十分,大有颜色,不曾许聘于人。招了个女婿,姓赵是赵元。那厮不成半器,好酒贪杯,不理家当,营生也不做,每日只是吃酒。我这女孩儿,好生憎嫌他。近日闻东京有个臧府尹,他看上俺女孩儿,我女儿一心也要嫁他。争奈有这赵元!婆婆、孩儿,怎生做个计较,可也是好?(卜儿云)老的也,赵元这厮,每日则是吃酒,不理家业,久后可怎么是了?(搽旦云)父亲,我守着那糟头,也不是常法。依着您孩儿说,俺如今直至长街上酒店里,寻着赵元,打上一顿,问他明要一纸休书。与便与,不与呵,直拖到府尹衙门中,好歹要了休书。休了我,可嫁与臧府尹。父亲意下如何?(李老云)孩儿说的是。咱三口儿至长街上酒店里寻赵元,走一遭去。(同下)(外扮店家上,云)买卖归来汗未消,上床犹自想来朝。为甚当家头先白,晓夜思量计万条。自家是店小二,在这东京居住。无别营生,开着个小酒店儿。但是南来北往经商客旅,常在我这店中饮酒。今日清早晨,开了这店门,挑起望杆,烧的这镟锅儿热着,看有甚么人来?(正末扮赵元带酒上,云)自家赵元,是这东京汴梁人也。在这本处刘二公家为婿,浑家小字月仙。我平生好吃几杯酒,浑家与他父亲,好生憎嫌我,数番家打骂,索我休离。想我为人在世,若不是这几杯酒,怎生解的这心间愁闷。今日无甚事,长街市上酒店里饮几杯闷酒去来、(唱)

【仙吕】【点绛唇】东倒西歪,后合前仰,离席上。这酒兴颠狂,醉魂儿望家往。

【混江龙】我这里猛然观望,风吹青旆唤高阳。吃了这发醅醇糯,胜如那玉液琼浆。喜的是两袖清风和月偃,一壶春色透瓶香。花前饮酒,月下掀髯;蓬头垢面,鼓腹讴歌;茅舍中酒瓮边刺登哩登唱。三杯肚里,由你万古传扬。

(云)可早来到也。店小二哥,打二百钱酒,你慢慢的荡来我饮者。(店小二云)理会的。有酒,有酒,官人请坐。(做打酒科,云)官人,这是二百钱的酒。(正末云)将来我饮几杯,看有甚么人来。(李老同卜儿、搽旦上,云)心忙来路远,事急出家门。孩儿也,我问人来,赵元在这酒店里吃酒哩,我试看者。(做见科)(孛老云)赵元,你好也!每日营生不做,好酒贪杯,不成半器,你又在酒店中饮酒哩!(搽旦云)赵元,你这个不理正事,每日吃酒,不干营生,恋酒贪杯,几时是了?兀的不定害杀我也!(正末唱)

【油葫芦】你道我恋酒贪杯厮定当;(孛老云)你这等不成半器,我打这个糟弟子孩儿(正末唱)你畅好村莽撞。(卜儿云)老的,打这弟子孩儿。(孛老云)婆婆,我知道,我打他怕甚么!(正末唱)可知道你名儿唤做一窝狼。(擦旦云)村弟子孩人,每日家酒里眠,酒里卧,不着家里,撇的我冷冷清清。你吃这酒;有何好处?(正末唱)你不见桃花未曾来腮上,可又早阑珊了竹叶尊前唱。(搽旦云)父亲,和这等东西,有甚么好话?讲出甚么理来?狗口里吐不出象牙。向前打这贪酒不干营生糟丑生贼弟子孩儿。(孛老云)孩儿你说的是,我打这弟子孩儿。(打科)(正末唱)嗤嗤把头发揪,(搽旦云)父亲拳撞脚踢,与他个烂羊头。(孛老云)我踢这不成半器的畜生。(正末唱)连连的使脚撞,(李老云)我耳根拳打这狗弟子孩儿。(正末唱)耳根上一迷里直拳抢,(搽旦云)你穿的这尸皮,不是我做的?我扯碎你的。(正末唱)他恶狠狠都扯破我衣裳。

(卜儿云)你每日生理不干,只是吃酒,几时是了也?(正末云)我吃酒。干你甚么事?(搽旦云)好也,你还强嘴哩!每日家醉而复醒,醒而复醉,倒街卧巷。今番务要和你见个好歹。父亲,容不的他!(正末唱)

【天下乐】舍弃了今番做了一场,打骂你孩儿有甚勾当?又不曾游手好闲惹下祸殃。(搽旦云)你个乱箭射的,冷枪戳的,碎针儿签的!你若惹下勾当,告到官中,敢把你皮也剥了,脚节骨都撧折了。你每日只是恋酒贪杯,养活不的我,将休书来!(正末唱)动不动要手模,是不是取招状,(搽旦云)你这个糟短命,跳跳而死的,有几文钱喝了酒。我要打扮,胭脂粉也挣不出来。你是个男子汉,不于生理则吃酒,我可要你怎的?要你伴着?(正末唱)欺负杀受饥寒田舍郎!

(李老云)赵元,我着你不要吃酒,你怎么这两三日又吃酒,不来家?(正末云)父亲,这三日吃酒,有些人情,所以吃酒,不妨事。(搽旦云,)谎嘴,有甚么人情?狗请你吃酒来!父亲休听他。(正末云)父亲,听您孩儿说一遍者。(唱)

【那吒令】前日是瞎王三上梁,(孛老云)昨日在那里吃酒来?(正末唱)昨日是村李胡赛羊,(孛老云)今日又醉了,可是那里吃酒来?(正末唱)今日是酒刘洪贵降。(搽旦云)好朋友都是伙不上台盘的狗油东西。(李老云)你这厮,每日则吃酒,不做生理,怎么是好?(正末唱)我本待不出来,他每都来相访,怎当他相领相将?

(搽旦云)你这个辱没门户败家的村弟子孩儿,你每日贪杯恋酒,冻妻饿妇,则吃这酒,有甚好处?(正末云)这酒有好处。(搽旦云)这黄汤则是强嘴,有甚好处?你说!你说!(正末唱)

【鹊踏枝】有酒后聚的亲房,有酒后会的贤良。(搽旦云)呸!你不识羞。每日伴着些狐朋狗党,那个是好的?为这酒有甚么好处?(正末唱)岂不闻俗语常言;酒解愁肠。(卜儿云)你吃了酒,又惹是非,累及俺一家儿。(正未唱)我有酒后宽洪海量,没酒时腹热肠慌。

(搽旦云)糟驴马,糟畜生,糟狗骨头,久后直当糟杀了!别人吃也有个时候,你没有早晚。父亲不要和他干罢,你着他断了酒者。(孛老云)孩儿说的是。赵元,你近前来,今日便与我断了酒罢。若不断了这酒,一百黄桑棒,打也打杀你。(正末云)教我断酒?不问甚么营生,我都做的,惟有这酒断不的。(搽旦云)呸!害酒痨也不这等的很。(孛老云)不肯断酒,你做甚么生理那?(正末云)诸般生理都做的,只是这酒断不的。(唱)

【寄生草】者末为经纪,做货郎。使牛做豆将田耩,搽灰抹粉学搬唱,剃头削发为和尚。(搽旦云)我不和你撒赖撒痴的,断了酒者!(正末唱)教我断消愁解闷瓮头香,(搽旦云)断了者,断了者!(正未云)断不的,断不的!(唱)情愿去云阳闹市伸着脖项。

(搽旦云)便与我断了酒,断一年也罢。(正末云)教我断一年断不的。一年四季饮酒,皆有好处,断不的这酒。这四季怎生断不的?你说。冬里断呵?(正末云)冬里断呵,怎当那瑞雪飞头上?(云)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唱)人生死则在一时半晌,你教我断了金波绿酿,却不等闲的虚度时光?

(搽旦云)偌多花言巧语,看起来则是好酒,正是个不久长的糟弟子孩儿。父亲,既然他不肯断酒呵,不要他在城市中住。教他村里庄儿上去住,须没有酒吃。(孛老云)孩儿说的是。赵元;你吃这酒,早晚带累我。不要你在城市中住,则今日便与我村里庄儿上住去。你好歹断了这酒者。(搽旦云)你若不断酒,我饭也不与你吃,饿的你扁扁的,快往庄儿上去!(正末云)你教我村里住,须没酒吃,更是断不的。(李老云)可是怎生断不的?(正末唱)

【金盏儿】你教我住村舍伴芒郎,养皮袋住村坊。每日价风吹日炙将田耩,和那沙三赵四受风霜。怎能够百年浑是醉,三万六千场。(云)父亲,有两件断不的这酒。(孛老云)可是那两件?(正末唱)常言道野花攒地出,我则怕村酒透瓶香。

(搽旦云)父亲,似这等贪酒恋杯,不干生理,叫花头,短命弟子孩儿,我也难与他为妻。则这等,他也不肯休我,拖的他见府尹大人去来,当官休了,我也气长,那其间好嫁别人。(李老云)孩儿说的是。我和你见官府去来。(做正末同下)(净扮臧府尹引张千上,云)官人清似水,外郎白似面。水面打二时,糊涂做一片。自家是这本处府尹,姓臧,臧府尹便是。此处有一妇人,姓刘名月仙,我几番待要娶他为妻,他也有心待嫁我,争奈他有夫主。早晚寻他些风流罪过,害了性命,我娶了那女人为妻,便是我平生愿足。今日升厅,看有甚么人来告状。(孛老、卜儿、搽旦拖正末上)(孛老云)冤屈,冤屈!(净问云)外面甚么人叫冤屈?张千,与我拿将过来。(张千云)理会的。(唤入科,云)当面。(众跪科)(净云)兀那老的,有甚么冤枉事?你说。(孛老云)大人可怜见,我这女婿赵元,不干生理,冻妻饿妇,每日只是吃酒。我女孩儿情愿问他要休书。(净云)老的请起来。如今断开了,你要了休书,是必休与了别人。(孛老云)大人可怜见,与老汉做主者。(净云)且住者,则除是这般。着这厮递送公文书,到西京河南府去。上司明有文案,误了一日假限杖四十,误了两日假限杖八十,误了三日处新。这厮是贪酒的人,我若着他去,也无活的人。若去了这厮,我娶他浑家可不好?张千,与我问六房吏典,今次上西京递送公文该谁去哩?(张千云)相公,张千门来,该本处赵元去哩。(净云)既然这等,赵元,你近前,你的妻我也难断你休也。今次该你上西京河南府递送公文书。上司明有文案,误一日杖四十,误两日杖八十,误三日处斩。则今日便行。(正末云)今次该别人去,不该小人去。(净云)正该你去。(搽旦云)既然该你递送文书,赵元,你做与了我休书者!你去了死活不干我事。离了我眼.倒是个干净。(正末做踌躇科)(唱)-【游四门】他待将好花分付与富家郎,夫妇两分张。目下申文书难回向,眼见的一身亡,他却待配鸾凰。

(净云)休误了限期,快送公文去。你要写休书,早与他,不要讨打吃。(正末唱)

【柳叶儿】赤紧的司公厮向,走将来雪上加霜。唬的我悠悠的魂飘荡,何处呈词状?若写呵免灾殃,不写呵更待何妨!

(云)罢、罢、罢,我写与你。(唱)

【赏花时】则为一貌非俗离故乡,二四的司公能主张。则他三个人狠心肠,做夫妻四年向上,五十次告官房。

(搽旦云)你与我休书。你在路上车碾马踏,恶人开剥死了。不干我事。我放心的嫁人去也。(正末唱)

【幺篇】六合内经你不良,把我七代先灵信口伤。八下胡论告恶商量,做夫妻久想,莫要十指望便身亡。

【赚煞】十倍儿养家心,不怕久后旁人讲。八番家攞街拽巷,七世亲娘休过当,尚自六亲见也惭惶。五更头搭手思量,动不动惊四邻告社长。我待横三杯在路傍,都无二十日身丧,我这一灵儿不离了酒糟房。(下)

(净云)赵元着我差将去了,眼见的无那活的人也。大姐,我选吉日良时,便来问亲也。你可休嫁了别人。张千将马来,我且回私宅中去来。(下)(孛老云)孩儿也,你问赵元休书也索了。赵元此一去,眼见无活的人也,你便嫁那府尹去。孩儿,你身边有钱么?(搽旦云)父亲要怎么?(孛老云)我买两个小筐儿,我去都府门前挑筐儿拾马粪去也。(同卜儿、搽旦下)

第二折

(酒保上,云)曲律竿头悬草稕,绿杨影里拨琵琶。高阳公子休空过,不比寻常卖酒家。自家是个卖酒的,在这汴京城外草桥店,开着个酒店。时遇冬天,纷纷扬扬下着大雪,天气好生寒冷。今日清早晨,开开这酒店,且挑起这望竿,烧的镟锅热热的,看有甚么人来吃酒。(驾引楚昭辅、石守信扮秀才上,云)建业兴隆起异谋,兵书戎策定戈矛。坐间若无良臣辅,怎得乾加四百州。朕乃宋太祖皇帝是也。自登基以来,四海晏然,八方无事。今引近臣楚昭辅、石守信,俺三人打扮做白衣秀士,私行于郊外,朕遣赵光普留守京师。时遇冬天,纷纷扬扬下着这般大雪,您同朕,慢慢行将去来。(楚云)主公,这一会儿风雪又大,俺且去那酒店中,一来权且避这风雪,二来就饮几杯村酒如何?(驾云)既然如此,俺且入这酒店中避风雪去者。(做入店坐定科,楚云)酒保,打二百钱酒来。(酒保云)理会的。三位秀才请坐,我打酒来。(做打酒上,云)三位秀才,兀的不是二百钱的酒。你慢慢的饮一杯。(石云)将酒来,赵秀才满饮一杯。(驾云)二位秀才请波!(楚云)赵秀才满饮一杯。(驾饮科,云)你二位请坐饮一杯。(石云)俺二人也饮一杯。(驾云)咱三人慢慢的饮者,看有甚么人来?(正末迎风上,云)自家赵元。谁想本处司公臧府尹,强娶我浑家为妻,着我京都递送公文。误了一日假限,仗四十;误了两日假限,仗八十;误了三日假限,处斩。不觉的违了半月期程,眼见的无那活的人也。时遇冬天,纷纷扬扬下着国家祥端,好大风雪也呵!(唱)

【南吕】【一枝本】荡着风把柳絮迎,冒着雪把梨花拂。雪遮得千树老,风剪得力枝枯。这般风雪程途,雪迷了天涯路。风又紧,雪又扑。恰更似杴瀽筛扬。恰便似撏绵扯絮。

【梁州第七】假若韩退之蓝关外不前骏马,孟浩然灞陵桥不肯骑驴。冻的我战兢兢手脚难停住。更那堪天寒日短,旷野消疏。关山寂寞,风雪交杂。浑身上单夹衣服,舞东风乱糁珍珠。抬起头似出窟顽蛇,缩着肩似水淹老鼠,躬着腰人样虾蛆。几时到帝都?刮天刮地狂风鼓,谁曾受这番苦?见三疋金鞍拴在老桑树,多敢是国戚皇族。

(云)来到这酒店,门首有三匹马,想有人在里面,我也进去权时避避风雪者。(做入酒店科)(驾云)你二人再饮一杯。(楚云)俺二人再饮一杯。(正末云)我且近火炉边向火者。我闻的好酒香。卖酒的!(酒保云)客官要酒?(正末云)打二百钱酒来。(酒保云)官人,兀的二百钱的酒。(正末云)酒也,连日不见你,谁想今日在这里又相会,好美哉也!(唱)

【牧羊关】见酒后忙参拜,饮酒后再取覆,共这酒故人今日完聚。酒呵,则到永不相逢,不想今番重聚。为酒上遭风雪,为酒上践程途。这酒浸头和你重相遇,酒爹爹安乐否?

(斟酒科,云)我先浇奠者:一愿皇上万岁!二愿臣宰安康!三愿风调雨顺,天下黎民乐业!(驾云)民间有此贤哉之人?虽是容貌鄙陋,心意宽豁,此人有圣贤之道。(正末做见三人科)祗揖哩,秀才。我且与三位秀才敬奉一杯。(正末递酒科)(驾云)不敢,不敢,那壁哥哥先请。(正末云)秀才满饮一杯。(驾饮科)(正末云)二位秀才也饮一杯。(楚云)那壁哥哥请。(正末云)二位秀才满饮此杯。则听的絮叨叨不住的骂寒儒。(楚云)俺三人不曾带钱来,改日还你。(酒保扯住驾云)快还钱来,你若不还,不道肯轻饶了你哩?(正末唱)不住的推来抢去,则管扯拽揪捽。可知道李太白,留剑饮,典琴沽。

(酒保又扯住,云)你三人好模好样的,不还我酒钱?(正末唱)

【采茶歌】一个扯着衣服,一个更醉模糊,早难道满身花影倩人扶?三位儒人休恐惧,我替还酒债出青蚨。

(云)酒保,为何扯他三位?(酒保云)他三个吃了二百文钱的酒,不肯还钱。(正末云)你放了他三个,他乃是国家白衣卿相。这酒钱我替他还你,可是如何?(酒保云)你既然替他还钱,也罢,我放了他。(正末取钱还科,云)兀的二百文钱。(酒保接科)(正末云)三位秀才,咱一处再饮一杯酒者。(驾云)敢问那壁君子姓甚名谁?何处人氏?有何贵干到于此处?(正末悲科,云)小人姓赵,是赵元。(哭科)(驾云)你为何这等发悲?其中必有暗昧,你慢慢的说一遍,我试听者。(正末云)三位秀才不知,听我慢慢的说一遍。小人东京人氏,姓赵是赵元,在本处刘二公家为女婿。有妻是刘月仙,生的有些颜色,十分的不贤惠,将小人千般毁骂,万般憎嫌。更有丈人文母十分狠毒,将小人时常打骂。小人当朝一日,文人、丈母并妻月仙,拖到本处司公臧府尹衙门中,强要休书。不想赃官要娶小人浑家为妻,故意要作弄小人性命,差小人来西京递送公文书。误了一日,杖四十;误了两日,杖八十;误了三日,处斩,不觉早误半月日期也!小人眼见的无那活的人也,因此上啼哭。不想酒店得遇三位秀才。(驾云)晦!不想此人有此暗昧之事。赵元,我也姓赵,你也姓赵,我有心待认义作做个兄弟,你意下如何?(正末云)小人是个驴前马后之人,怎敢认义那壁秀才也?(驾云)你那大人、丈母怎生般利害?东京府尹怎生要娶你浑家为妻?你慢慢说一遍。(正末唱)

【红芍药】丈人丈母狠心毒,更那堪司公府尹糊涂。(驾云)你浑家怎不贤惠?(正末唱)果然这美女累其夫,他可待似水如鱼,好模样,歹做出,不睹事,要休书。(驾云)你那东京府尹,怎敢强娶你浑家?(正末唱)他倚官强拆散俺妻夫,真乃是牛马襟裾。"

(驾云)你不好去大衙门里告他?却在背后啼天哭地,成何用也?(正末唱)

【菩萨梁州】我须是鳏寡孤独,对谁人分诉,衔冤负屈?(驾云)你这等啼哭也无用也。(正末唱)因此上气填胸雨泪如珠。(驾云)赵元,我救你这一命,你意下如何?(正末云)哥哥,你怎生救我?(驾云)你放心,我与上京丞相赵光普一面之交。我欲待写书去,途中无纸。楚昭辅,你袖中将的霜毫笔来,你扳着赵元臂膊,石守信扶着兄弟,我在你臂膊上写两行字,画一个押字。若赵丞相见了时,你必然不死也。(楚、石二人扶正末科)(正末唱)一个举霜毫,一个扳臂膊,一个把咱扶着,道两行字便是我生天疏。(楚云)这两行字书、若到上京见了赵丞相,你必不死也。(正末唱)却教我无事还乡故,这好事要人做。不想二百长钱买了命处,胜似纸天书。

(云)小人既得了哥书信,若到上京见了赵光普丞相,见了这花押,必然饶了这性命也。小人便索长行。(驾云)你慢慢的去者。他看了你臂膊上花押,你必不死也。(正末云)罢,罢,罢!(唱)

【尾声】谁想今番横死身躯得恩顾,遥指云中雁寄书,两只脚不停住。这忧愁,这凄楚,这烦恼,这思虑,怎声扬,忒负屈。赵光普你执掌权枢,怎知俺冒风雪射粮军于受苦?(下)

(驾云)赵元去了也。谁想民间有这等贤哉之人!若到上京见了赵光普,见了寡人花押信字,必然饶了此人,就除为东京府尹,走马赴任。寡人若到西京,必拿赵元仇人报冤,有何不可?你二人跟着我慢慢私行去来。酒店之中问事情,偶然相会话平生。赵元此去寻光普,升为府尹坐东京。(同下)(酒保云)吃酒的客官去了也。天已晚了,收拾门户,回我家中去来。(下)


第三折

(赵光普引祗从上,云)两朵肩花擎日月,一双袍袖理乾坤。休言天下王都管,半由天子半由臣。某姓赵,名光普,字则平。辅佐主公,官拜丞相,到太师韩国公之职,乃开国功臣也。圣主常夜半幸某第,立风雪中。小官惶恐出迎,设重裀席地,炽炭烧肉。小官夫人行酒,上以嫂呼之,遂定下江南之计。每决大事,启文观书,乃《论语》也,此时称小官以半部《论语》治一天下。雷德骧尝诋毁某,上日:"鼎铛尚有耳,汝不闻赵普吾一社稷臣乎?"今主公同楚昭辅、石守信随处私行,以小官为留守。一今东京官吏,申将文书到此上京,误了一日杖四十,误了两日杖八十,误了三日处斩。不知何人失误半月假限,罪当处斩。祗侯人门首看者.若有人来时,报复我知道。(祗候云)理会的。(正末上.云)赵元也,误了假限,疾快行动些。一天好大雪也呵。(唱)

【中吕】【粉蝶儿】六出花飞,碧大也乐云不退,抱双肩紧把头低。醉魂消,洒才醒.四肢无力。眼见得命掩泉泥,这场灾怎生冲避?

【醉春风】送了我也竹叶瓮头春,花枝心爱妻。则为恋香醪寻着永别离,到今日悔,悔,悔!也是我前世前缘,自作自受,怨天怨地。

(云)可早来到丞相府门首也。我来到这仪门首。我试看者。(做见祗候人摆着科)(正末云)兀的不唬杀我也!(唱)

【迎仙客】狼虎股排着从人,雁翅般列着公吏。这无常略来人不知,我又不会脱身术,又不会插翅飞。止不过泪若扒推,这的是自寻的无头罪。

(云)祗候哥哥,报复一声,有东京申送文书来到。(祗候云)你这厮寻死也,这早晚才来!你则在门首,我报复去。(做报科,云)告的大人得知。有东京申解文书开到。(光普云)这厮好胆也,教他过来!(祗候云)理会的。教你过去哩。(正末做见科)(光普云)兀那厮,你是那里解送文书的人?(正末云)大人!小的是东京差来的。(光普云)兀那该房吏典,这厮误了多少时假限?该甚罪?(吏典云)误了一日杖四十,误了两日杖八十,误了三日处斩。这厮误了半月假期也。(光普云)既然如此,收了所送文书。左右人推转这厮斩了者!理会的。(做拿正末科)(正本云)大人爷爷,有你哥哥的信,我带着哩。(光普云)带着甚么?左右拿回来。(正禾云)们。人说一遍者。(唱)

【上小楼】有你哥哥信息,小人阶前分细。怏怏疾疾,端端的的,诉说真实。(光普云)你说我听,若说的是呵,万事罢论;说的不是呵,必不轻恕!(正末唱)若赵元,说的来,差之毫厘,情愿便命归泉世。

(光普云)你在那里见俺哥哥来?有几个人跟随?你说一遍,我试听者。(正末云)小人在于酒店中相遇着来。(唱)

【幺篇】一行三个人,殷勤劝一杯。不承望少下酒钱,店主人家唱叫扬疾。(光普云)你可怎么劝来?(正末唱)我替还了二百钱,别无思议,出此上认为兄弟。

(光普云)你从头至尾,你慢慢的说一遍。(正末云)小人申解文书,来到草桥店酒肆中,见三个秀才吃酒.无钱还他,被店主人吵闹要钱,小人替还了。那三个秀才,问我姓氏名谁。小人道姓赵,他道我也姓赵,他认义我做兄弟,我拜他做哥哥,因此上修了一封书。他道是大人的哥哥哩,若见了我的书信,我必然不死也。(光普云)书信在那里?将来我看。(正末舒臂膊科,云)兀的不是?因途中无纸,就写在臂膊上了。(光普云)左右与我扶起来者。(祗候云)扶起来了。(光普云)此人去了也。谁想此人酒务中,遇见上皇,就臂膊上写了花押,认为兄弟,加为东京府尹,走马到任。圣人若回家,别有加官。今日无甚事,左右将马来,且回私宅中去来。圣人酒店逢知己,加做东京府尹官。(下)


第四折

(外扮孛老、净扮府尹、搽旦同上)(孛老云)月过十五光明少,人过中年万事休。老汉乃刘二公是也。自从我这女孩儿,问赵元讨了休书,招下本处臧府尹。将赵元着他解送文书于上京,误了一日杖四十,误了两日杖八十,误了三日处斩。不期此人到京,见了大人,将他违限之罪,尽行饶了。不知他有甚么才能,奉大人命,就除为东京府尹,走马到任。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两个孩儿,怎生便做个计较?(搽旦云)他做了官,送人事来与我。(孛老云)臧府尹,你可怎么说?(净云)父亲,有甚么话说?当初我强要他媳妇,指望要害了他。今日做了府尹,我便绿豆皮儿请退。媳妇也还他,我受死去罢。(搽旦云)他做了官,我便是夫人了。想我这等贞烈,天下少有。(净云)正是那家有贤妻。(孛老云)孩儿,等他来时,咱三口儿牵羊担酒庆贺他,就陪话。咱且回房中去来。(同下)(驾同赵光普、石守信上)(驾云)寡人乃赵官家是也。自从寡人同楚昭辅、石守信三人,扮为白衣秀士,随处私行。到草桥店,纷纷扬扬下着大雪,到于店中饮酒。不期东京有一人,姓赵是赵元,也到店中饮酒。寡人带酒,与同二人欲要起身,被店主人家扯住,问寡人索要酒钱,无的还他。赵元替寡人还了二百文长钱。问其故,此人言说,有丈人丈母狠毒,妻儿乖劣,私通本处府尹,强要了休书,着他申送文书于上京。寡人得知其情由,就袖中取出斑管霜毫笔,就在赵元臂膊上,写了两行字,画了花押。赵普见了,烧了他一命,就加此人为东京府尹,走马赴任。寡人还京,再宣此人见一面。已差楚昭辅宣他去了,又差人去东京拿他丈人丈母并妻和本处府尹。寡人决断明白,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末随楚昭辅上)(楚云)赵大人,今日主公宣唤,须穿行动些。左右人摆开头搭,摆列齐整者。便见圣人,走一遭去。(正末云)大人煞是劳动也。(唱)

【双调】【新水令】要甚么两行祗从闹交参,怎如马头前酒瓶十担。这纱幞头直紫襕,怎如白缠带旧绸衫。又不会阔论高谈,休想我做官滥。(楚云)赵大人,今日见了主公,自有重赏加官,还入东京为府尹,相公意下如何?(正末云)大人,我去不的也。(楚云)如何去不的?(正末唱)

【乔牌儿】这言语没掂三,可知水深把杖儿探。对君王休把平人陷,赵元酒性腌。

(楚云)相公,可早来到也。我先见圣人去。(做见科)(驾云)楚昭辅,赵元来了么?来了也。(驾云)着他过来。(楚云)理会的。相公,主人有宣,把体面者。(正末云)理会的。(见科)(正末云)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驾云)赵元,你认的寡人么?那草桥店多承你美意,寡人今宣你来加官赐赏,你意下如何?(正末云)陛下,臣做不的官。(驾云)可是为何?(正末唱)

【甜水令】臣一心不恋高官,不图富贵,休将人赚,这烦恼怎生担?(驾云)寡人与你修盖宅舍,建立厅堂。(正末唱)也不索建立厅堂,修盖宅合,妆銮堆嵌,不如我住草舍茅庵。

(云)陛下,臣不做官。(驾云)怎生不做官?(正末唱)

【折桂令】我怕的是闹垓垓虎窟龙潭,原来这龙有风云,虎有山岩。玉殿金阶,龙争虎斗,惹起奸谗。朝野里谁人似俺,衡懵懂愚浊痴憨。语语喃喃,峥峥巉巉,早难道宰相王侯,倒不如李四张三。(驾云)寡人加你为大官,受用到老,有何不可?(正末唱)

【七弟兄】微臣怎敢把大官参,我则知苦涩酸浑淡。清光滑辣任迷贪,下民易虐何曾滥?(驾云)寡人欲要封你为官,为何推托?公有主意也。(正末唱)

【梅花酒】呀!微臣最小胆,则待逐日醺酣,圣主台鉴,你两两三三。也不做明廉共按察,伯子共公男。自羞惭,官高后不心甘,禄重也自贪婪。(驾云)明廉按察,你又不做。似这等,你待做甚么官好?(正末唱)

【收江南】我汴梁城则做酒都监,自斟自舞自清谈,无烦无恼口劳蓝。是非处没俺,这玉堂食怎如我瓮头甘?

(驾云)赵元,你要见你那仇人么?(正末云)陛下,臣可知要见他。(驾云)近御人,与我拿将东京府尹和赵元丈人丈母并妻刘月仙来者。(楚云)理会的。一行过去当面。(做拿孛老、卜儿、搽旦、净跪科)(驾云)兀那厮,你知罪么?(净云)陛下,小臣不知罪。(驾云)你为何强娶平人妻女?(净云)小臣并然不敢.他强招臣为婿来。(驾云)这厮好无礼也!(正末唱)

【雁儿落】姜太公颠倒敢,鲁义姑心中鉴。倚官府要了手模,你今日遭坑陷。

【得胜令】却不道风用担儿担,早难道蜻蜒把太山撼?你往日忒余滥,今番刀下斩。忍不住揪撏,风雪里将人赚。唬得脸如蓝,索休书却大胆。(驾云)住、住、住,你一行人听寡人下断:则为这刘二公不识亲疏,将女婿赶的别居。你妻更心生乖劣,狠毒心不辨贤愚。月仙女心怀歹意,夸伶俐索讨休书。误限次苦遭责断,实指望一命身卒。赵元苦恹恹不辞风雨,路迢迢不避崎岖。草桥店忽逢圣主,赦罪犯半点全无。赵元加你为府尹,赐彩缎罗绩真珠。刘二公两口儿罚同免罪,与赵元不可同居。月仙女杖断一百,因变乱败坏风俗。臧府尹贪淫坏法,依律令迭配流徒。今日个恩仇分别,一齐的万岁山呼。

题目丈人丈母狠心肠

司公倚势要红妆

正名雪里公人大报冤

好酒赵元遇上皇


连昌宫中满宫竹,岁久无人森似束。
又有墙头千叶桃,风动落花红蔌蔌。
宫边老翁为余泣,小年进食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阑干立。
楼上楼前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
归来如梦复如痴,何暇备言宫里事。
初过寒食一百六,店舍无烟宫树绿。
夜半月高弦索鸣,贺老琵琶定场屋。
力士传呼觅念奴,念奴潜伴诸郎宿。
须臾觅得又连催,特敕街中许然烛。
春娇满眼睡红绡,掠削云鬟旋装束。
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凉州彻,色色龟兹轰录续。
李谟擫笛傍宫墙,偷得新翻数般曲。
平明大驾发行宫,万人歌舞涂路中。
百官队仗避岐薛,杨氏诸姨车斗风。
明年十月东都破,御路犹存禄山过。
驱令供顿不敢藏,万姓无声泪潜堕。
两京定后六七年,却寻家舍行宫前。
庄园烧尽有枯井,行宫门闭树宛然。
尔后相传六皇帝,不到离宫门久闭。
往来年少说长安,玄武楼成花萼废。
去年敕使因斫竹,偶值门开暂相逐。
荆榛栉比塞池塘,狐兔骄痴缘树木。
舞榭欹倾基尚在,文窗窈窕纱犹绿。
尘埋粉壁旧花钿,乌啄风筝碎珠玉。
上皇偏爱临砌花,依然御榻临阶斜。
蛇出燕巢盘斗栱,菌生香案正当衙。
寝殿相连端正楼,太真梳洗楼上头。
晨光未出帘影黑,至今反挂珊瑚钩。
指似傍人因恸哭,却出宫门泪相续。
自从此后还闭门,夜夜狐狸上门屋。
我闻此语心骨悲,太平谁致乱者谁。
翁言野父何分别,耳闻眼见为君说。
姚崇宋璟作相公,劝谏上皇言语切。
燮理阴阳禾黍丰,调和中外无兵戎。
长官清平太守好,拣选皆言由相公。
开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渐渐由妃子。
禄山宫里养作儿,虢国门前闹如市。
弄权宰相不记名,依稀忆得杨与李。
庙谟颠倒四海摇,五十年来作疮痏。
今皇神圣丞相明,诏书才下吴蜀平。
官军又取淮西贼,此贼亦除天下宁。
年年耕种宫前道,今年不遣子孙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庙谋休用兵。


长道县和元彦修梅词。彦修,钱塘人,名时敏。坐张天觉党,自户部员外郎谪监长道之白石镇。

一朵江梅春带雪。玉软云娇,姑射肌肤洁。照影凌波微步怯。暗香浮动黄昏月。
谩道广平心似铁。词赋风流,不尽愁千结。望断江南音信绝。陇头行客空情切。


御水縠纹风皱,画桥横处,沙路晴时。曲坞藏春,朱户翠竹参差。过墙花、娇无限思,笼槛柳、低不胜垂。海棠枝。为东君爱,未敢离披。
迟迟。日华融丽,悠扬丝管,掩冉旌旗。喜入繁红,坐来开尽不须吹。听莺迁、还思上苑,约凤浴、应展新池。促归期。燕飞蝶舞,特地熙熙。

方干 简介
方干(809—888)字雄飞,号玄英,睦州青溪(今淳安)人。擅长律诗,清润小巧,且多警句。其诗有的反映社会动乱,同情人民疾苦;有的抒发怀才不遇,求名未遂的感怀。文德元年(888年),方干客死会稽,归葬桐江。门人相与论德,谥曰“玄英先生”,并搜集他的遗诗370余篇,编成《方干诗集》传世。《全唐诗》编有方干诗6卷348篇。宋景佑年间,范仲淹守睦州,绘方干像于严陵祠配享。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