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中望月

大江阔千里,孤舟无四邻。
唯余故楼月,远近必随人。
入风先绕晕,排雾急移轮。
若教长似扇,堪拂艳歌尘。


译文/注解

译文
大江辽阔,千里茫茫,只有我一只小船在江中孤零零司州没有伴。
只有以前在家中楼上看到的月亮,或远或近总是伴随着我。
起风前它四周先围着一个彩环,散雾时它又像急速游动向前。
倘如它能永远象一把园扇,可以拂去艳情场上的尘烟。

注释
大江:指诗人月夜泛舟所在的江。无考证。
无四邻:指周围没有其他船只。
唯余:只有。故楼:指家乡之楼。月随人行,故现在照“我”之月,仍是“故楼月”。
入风:遇风。晕:月四周有时有云气围绕如环叫做月晕。
排雾:冲开、排开云雾。轮:月轮。
似扇:古人咏扇的诗赋形容扇的圆常以月为比,诗中倒转过来,以扇比月。
堪:能,可。拂:拂拭。艳歌尘:指唱艳歌的人身上的尘土。

赏析

“大江阔千里,孤舟无四邻”,开头两句交待了望月的时间、地点、环境。江,是横阔千里、浩渺无际的大江;舟,是孤舟,无四邻的孤舟。二者对比鲜明,表达了诗人旅途的孤寂。而旅途的孤寂又无处诉说,只有遥寄明月了,为引出下文做了铺垫。

“唯余故楼月,远近必随人”,承接上句。诗人展开奇思妙想:他不觉孤独,认定此月正是老家楼上常见的那轮明月,原是“旧时相识”,因而不管自己去家远或近,它始终不离不弃跟随在身边,更深层地表达出了思恋与孤独之苦。诗人不再觉得孤寂,精神便不颓丧了。由此又自然列入三联对“故楼月”的描写,仍用拟人的方法。

“入风先绕晕,排雾急移轮”,诗人一抛写月常用手法,别出心裁,故作错觉。月见风来袭,便让晕来围绕;见云雾来遮,便急忙调转车轮驶走。忽明忽暗之间,也暗示诗人思绪的起伏不定:感激它为照我陪我而作的辛勤,赞美它那艰难的经历和勇于防范的精神,这种模棱的认识又延续下去。

“若教长似扇,堪拂艳歌尘”,此联以扇拟月,抒发人生感慨,设想它若长圆不缺似团扇,就能用来为唱艳歌的拂尘了。这里月似团扇,歌者持此唱着艳歌,更是美女,诗人借喻远在千里外的心中人。由“故楼月”到“故楼人”,经过一些联想的中介,怀人的意思就曲折地表达了出来,合情合理,耐人寻味。

推荐诗文

金碧觚棱斗极边。集英深殿听胪传。齐开雉扇双分影,不动金炉一喷烟。
红锦地,碧罗天。升平楼上语喧喧。依稀曾听钧天奏,耳冷人间四十年。


宫人清夜按瑶琴,不识明妃出塞心。
十八拍中无限恨,转弦又奏广陵音。

何逊空阶夜雨平,朝来交直雨新晴。
落花乱上花砖上,不忍和苔蹋紫英。

飘流踪迹,趁春来、还趁春光归去。九十韶华能几许,著意留他不住。趱柳催花,摧红长翠,多少风和雨。蜂闲蝶怨,尽凭枝上莺语。
归棹去去难留,桃花浪暖,绿涨迷津浦。回首重城天样远,人在重城深处。惜别愁分,凝暗有泪,总寄阳关句。不堪肠断,恨随江水东注。

小槛明高雪,幽人斗智棋。日斜抛作劫,月午蹙成迟。
倚杖湘僧算,翘松野鹤窥。侧楸敲醒睡,片石夹吟诗。
雨点奁中渍,灯花局上吹。秋涛寒竹寺,此兴谢公知。


朱超 简介
朱超(生卒年不详)仕梁为中书舍人。原有集,已散佚,今存诗十余首。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