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冬夜

老来贫困实堪嗟,寒气偏归我一家。
无被夜眠牵破絮,浑如孤鹤入芦花。


译文/注解

译文
年老时很穷,真是可悲,为什么夜里我睡在破烂的床上,冷空气如此之多?
我没有被子只能依偎在破棉花套中,简直像一只孤独的鹤在芦苇丛中。

注释
堪嗟:可叹。
破絮:破棉花套。
浑如:简直像。

赏析

“老来贫困实堪嗟”,说是“实可哀叹”,实际上哀叹的意味不足,嘲弄的色彩极浓。“寒气偏归我一家”,上帝如此不公平,已于自怨自艾中,透出自我嘲讽之情,随后又推出一个形象鲜明,让人啼笑皆非的比喻:“无被夜眠牵破絮,浑如孤鹤入芦花。”诗人晚年独处犹如“孤鹤”,破絮灿然如“芦花”,老人拥破絮独卧,简直“浑如孤鹤入芦花”。可谓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了。

显然,此诗的最大特点在于:谐趣。谐趣是人类最普遍的美感活动,因此也最富社会性。《文心雕龙》:“谐隐”篇释“谐”:“谐之言皆也,辞浅会俗,皆悦笑也”,即是着重谐的社会性。俗俚之人喜欢“谐”,高雅之士也不能与“谐”完全绝缘,所以,诗的阶趣有雅俗共赏之妙。诗最忌打油与轻薄,因此,诗是最不易“谐”的。有的诗诙谐成趣,臻于诗的胜境;有的谐而无趣,流于诗的瑕疵。林古度这首诗就是“寓庄于谐”,使二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首先,它在形象选择上是有深意的。把孤身比作“孤鹤”,以显其品德,气节之高尚。鹤的志行高洁,既不同于燕雀之龌龊。又迥异于枭鸟的暴戾。林古度这只“孤鹤”,尽管“老来贫困”,“寒气”逼人,但矢志不移,不为所屈,这又显其民族气节的坚贞和乐观精神,这些极其庄重的内容是令人钦佩的。然而,在表现上它采用了诙谐、幽默的语言形式。鹤不是配以青松,而是杂以芦花,老人拥破被败絮而卧,“浑如孤鹤入芦花”,这就给涛带来了十分隽永的谐趣。表面上滑稽,骨子里沉痛,表面上幽默,内里出之于至性深情。生活是复杂的,感情的存在形式和表现形式也有各种形态。同是悲哀不一定都痛哭流涕。悲哀时可能笑,快乐时也可能哭。有人倾诉苦难声泪俱下,痛不欲生,有人却把困苦拿来消遣,或愤世嫉俗,或更加坚定、乐观。林古度以幽默的语言,运用解嘲的手法表现他的贫困生活,从而使其坚贞的气节,乐观的精神,沉痛的感情,诙谐的态度达到完美的统一,诗篇大有谐趣,引人感奋无穷。

推荐诗文

摇风犹似旆,倾雨不成盘。西风未禁十日,早作背时看。寂寞六郎秋扇,牵补灵均破屋,风露半襟寒。坐感青年晚,不但翠云残。
叹此君,深隐映,早阑珊。人间受尽炎热,暑夕几凭阑。待得良宵灏气,正是好天良月,红到绿垂乾。摇落从此始,感慨不能闲。


霜风擢霁,云涛涨晚,更觉我心弥壮。一尊谁与醉西风,辄莫负、高吟胜赏。
致君才术,康时事业,到底不容闲放。十年湖海共樵歌,何幸出、阳春绝唱。


楔子

自从分晋列为侯,天下雄兵数汴州。谁想马陵遭败后,至今说着也还羞。某乃魏齐是也,佐于魏国,为丞相之职。想俺先祖魏斯,与那赵籍、韩虔,同为晋大夫,三分其地,我魏国建都于大梁。今天下并为七国,是秦、齐、燕、赵、韩、楚和俺魏国。各据疆土,倚强凌弱,不肯相下。俺魏国与齐国有积世之仇,前年齐国遣孙膑统领军马,明称救韩,暗来袭魏,被他诈败佯输,添兵减灶,在马陵山下削木为号,众弩俱发,射死大将庞涓,掳了长啊公子申归齐。俺魏国从此不振,曾许他三年一进贡,屈指之间,早是三年了也。近日俺惠王病染不安,命俺权国,欲遣一文武全备能言快语之士,往聘齐国。一来还他三年贡物,二来求放公子申还朝,重修两国之好,永为唇齿之邦。俺国中惟有中大夫须贾其人,可以任使,已曾奏知俺主,着他前去。他说今日起程,必来辞别,可怎生这早晚还不见来?左右,与我门首觑者,若须贾来时,报复我知道。理会的。小官魏国中大夫须贾是也。俺主惠王不豫,魏齐权国,令小官奉使于齐。奈小官生而拙讷,不能应对,恐误两国之好。小官家中有一辩士,乃是范雎。此人深怀妙策,广览群书,问一答十,堪充其任。小官欲举此人同去,也见俺魏国多才,有何不可?此间正是相府门首。小校报复去,道有须贾来了也。道有请。请进。大夫,你来了也。今日为何还不登程?须贾行李已发,还有一事,未敢擅便,特此禀知。大夫有何事?但说不妨。须贾平日拙口钝辞,犹恐应对有误。家中有一辩士,名曰范雎。得与此人同行,凡事计议,万无一失。须贾未敢自专,请老相国裁夺。你说那范雎在于何处?现在舍下。既然如此,何不就着此人来见俺波?左右,请将范先生来者。范先生安在?小生姓范名雎,字叔,本贯魏国人氏。幼习儒业,兼看兵书。不幸父母早年亡化,在此中大夫须贾门下,做着个门馆先生。今日着人呼唤,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大夫呼唤小生,有何事分付?今小官奉使往齐,特举先生为副,万一请得魏申公子还国,先生必有重用。俺适才已禀过魏相了,同去见来。既如此,大人请先,小生随后。禀上老相国,则此人便是范雎。辩士免礼。恰才须贾大夫举荐你同入齐为使,若保的俺长兄公子无事还于本国,那
其间自有重赏加官也。大人放心,小生自今日入齐为使,管教公子无事还国也。

【仙吕】【端正好】凭著俺仲尼书,苍颉字,周公礼,子产文辞。奈家贫不遇人驱使,怎肯道是无用也于才思。

只要你保的公子还国,必有重用。

【幺篇】常则是半生忙,不遂我平生志,居陋巷甘分随时。今日个和使臣冠盖相随次,离魏国,到临淄;凭喉舌,决雄雌;休战阵,免兴师,大人放心,凭范雎三寸之舌,包请俺公子归国便了。管成就这公事。

须贾就此告行,上托宗庙之灵、君主之福,下赖公子之德、相国之威,管权两国和好,无负此一番使命也。大夫,则要你小心在意者。左右那里?收拾行装,轻车一辆,从者六七人,与范雎先生同往齐邦为使,则今日走一遭去。从来使命本非轻,犹喜相知共此行。三寸舌为安国剑,一函书作固边城。令人,安排酒果,到于十里长亭,与须贾大夫饯行去来。

第一折

形据琅琊胜,财归渤海肥。七雄谁第一?什二在东齐。小官乃齐国中大夫邹衍是也。方今周室既衰,列国诸侯,互相吞并,号曰七雄,是秦、齐、燕、赵、韩、楚、魏。先年间俺国与魏邦有隙,皆因魏邦倚恃庞涓之势,屡次侵犯俺国。后来遣卜商大夫往魏进茶,闻知孙子大贤,在茶车里暗藏他归国,俺主公拜为军师。是时庞涓伐韩,孙子口称救韩,却引兵径去袭魏,诈败佯输,添兵减灶。庞涓大喜曰:"我固知齐军怯,入我境,士卒亡者过半矣。"竟被孙子将那庞涓赚到马陵山下诛了,连他公子申也被掳了。魏邦因此许俺三年进贡,今经第三年也。魏邦使臣乃是须贾,带一副使,名为范雎。这范雎果然是个能言巧辩之士,俺主公见他一席话,不胜大喜,遂放公子申还国,两邦修好,永为唇齿。俺主公特遣小官在驿亭中摆设筵宴,管待范雎,更有偌多赏赐礼物,表俺主公敬贤之意。张千,门首觑者,若贤士来时,报复某知道。小生范雎,随着须贾大夫,到此齐国为使。见了齐君,被小生几句话打动的他心欢意悦,就释放俺公子申无事回还。今日有齐国中大夫邹衍,在驿亭中令人相请,须索去走一遭。想俺学成文武全才,虚淹半世,几时是那峥嵘发达时节也呵!

【仙吕】【点绛唇】日月煎熬,利名牵扰,人空老。今日明朝,则俺这愁思知多少。

【混江龙】若依着先王典教,贫而无谄富无骄,俺可甚一身流落,半世辛劳?常只是白首相知犹按剑,枉了也朱门先达有同袍。猛回头则落的纥地微微笑,倒不如痴呆懵懂,甘守着陋巷的这箪瓢。

可早来到驿亭也。令人报复去,道有范雎在于门首。报的大人得知,有范雎来了也。道有请。请进。贤士,小官奉主公命令,在此相候良久。贤士请坐。量小生有何德能,劳大王如此重待?贤士有如此大才,久后必有大用也。

【油葫芦】自古书生多薄命,端的可便成事的少,你看几人平步蹑云霄?便读得十年书,也只受的十年暴;便晓得十分事,也抵不得十分饱。至如俺学到老,越着俺穷到老。想诗书不是防身宝,刬地着俺白屋教儿曹。

贤士,如今这秀才每但读些书,便去求官应举。贤士有如此大才,何不进取功名也?

【天下乐】他每只是些躲避当差影身草,自古来文章,可便将人都误了。我想古人都是靠着文章出身的,怎见得就误了人来?劝今人休将前辈学。学便如何?学卞庄斩虎的入虎穴,学吕望钓鱼的近池沼,学太康放鹰鹘拿燕雀。

贤士,你不学古人,待要怎生也?

【那吒令】我论着那斩虎的,则不如去斩蛟;这钓鱼的,可是如何?钓于的,则不如去钓鳌;这放鹰的,可是如何?放鹰的,则不如去放雕。调大谎往上趱,抱粗腿向前跳,倒能够禄重官高。

贤士,如今世上都是只敬衣衫不敬人的时节,也须穿着那鲜明衣帽,打扮的齐整些才好。

【鹊踏枝】但有些个好穿着,好靴脚,出来的苫眼铺眉,一个个纳胯挪腰。说谎的今时可便使着,天那,则俺这诚实的管老死蓬蒿!

贤士,你可不寻几个相识朋友,告求些赍发去?

【寄生草】本待要寻知契、谒故交,见十家九家门关了。起三阵五阵檐风哨,有千片万片梨花落。但得个一顷半顷洛阳田,谁待想七月八月长安道?张千,将酒来。酒到。贤士,小官奉命将着那牛酒管待贤士,请满饮此杯者。大人请。贤士请。恭敬不如从命,小生饮这杯酒咱。小官奉主公的命,在此驿亭中管待贤士,须要尽醉方归。张千,唤将那歌儿舞女来者,着他席间伏侍贤士。歌儿舞女走动。贤士,如今暮冬天道,纷纷扬扬下的是国家祥瑞,更接着这歌儿舞女,娇喉细细,红袖翩翩。贤士请放开怀抱,满饮一杯者。大人,委的是好受用也!

【金盏儿】俺只见瑞雪舞鹅毛,美酒泛羊羔。这阴风不透重帘幕,两行弦管列娇娆。频敲白象板,轻品紫鸾萧。贤士,此处比门外又是一般天气。抵多少地寒毡帐冷,杀气阵云高。小官想来,据贤士有经纶济世之才,补完天地之手,文通《三略》,武解《六韬》,只合早决功名,立取荣耀。刬地困于穷途,可不枉了你也!大人,我范雎幼年失教,不谙经史。想为官者要忠勤廉正,去暴除贪。量范雎是一愚瞽之夫,则可待时守分,知命安身,未敢希望功名也。

【醉扶归】俺则待手把着严陵钓,耳洗着许由瓢。不图他顶冠束带立于朝,但得个身安乐。贤士,你怎么说这等没志气的话?人生功名富贵,皆由自取,也不专是天数。则这的便是俺一斟一酌,再休题富贵也有个轮来到。

贤士,你看俺为官的,吃堂食,饮御酒;佳人捧臂,壮士擎鞭;出则高牙大纛,入则峻宇雕梁;堂上一呼,阶下百诺,何等受用!似你这闲居的,粗衣淡饭,草履麻绦,有甚么好处?大人,则您这为官的,怎比俺清闲快乐也。

【金盏儿】你为官的刚量度今朝,又早想来朝,您几时学得俺齁喽喽一枕头鸡叫?倒是你那闲居的好。闲居的无事那逍遥,吃的是浊醪一醉酒,直睡到红日半竿高。则俺这无忧愁青衲袄,索强如你耽惊怕紫罗袍。

贤士,再饮一杯。大人,酒够了也。贤士敢有酒,睡着了也。左右休大惊小怪的,等贤士醒来时,再饮几杯者。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小官须贾,自至齐国,赖得范雎之力,在齐王座间反复辩论,范雎对答如流,辞无凝滞。齐王大喜,厚赐回聘礼物,又放俺公子申还国,永为唇齿之邦,岂不可喜!小官今早谢过了齐王,止有中大夫邹衍尚未面别,闻知他在驿亭待客,不若就彼处告辞。令人,邹大夫在此么?俺大夫在此待客哩。有劳报复一声,道有魏须贾还国,特来告别。你说管待贤士,着他回去,明日来辞。俺大夫管待贤士哩,着你明日来辞。公子和行李都已先去了,怎生是好?令人,有劳再说一声,道须贾不能久待。俺大夫着你明日来辞,我怎敢又过去?没奈何,再央你过去说一说。也罢,你且等着,待我与你再禀。有须贾他说即刻要辞别,不能久待。这厮好打!好道管待贤士哩,着他明日来。我没有私宅的?这里也不是他告辞处。你休出去,一壁有者。小官在此门下伺候良久,不见回音,莫不那祗侯人不肯通报么?天色渐晚,恐怕误了程途。待不辞来,又恐怕大夫见罪。他说管待贤士,不知管待的是何贤士?我自过去,有何不可这是仪门前,且莫过去,我试看咱。我道大夫管待甚的贤士,可是俺那范雎!此席为何而设?我过去觑破此人,看他说甚么。呀,大夫到此也。范雎,你也在这里那?是小生被召在此。须贾奉使,多谢大夫周方,今日还国,特来告辞。须贾,你来是拜辞,还是撞席?我没有私宅的么?这驿亭中岂是你辞别去处?我若不看贤士之面,我将你囚于齐国,着你终身不能回去也。小官得罪了也。小官在门外听候。住者。须贾,着你这大雪中来辞我,怎生无一杯酒与你吃?看着贤士面上,令人,将酒来。须贾,满饮一杯。小官谨领。住者,贤士不曾饮过哩,须贾,你怎敢先饮?是、是、是。贤士满饮此杯者。小生怎敢先饮?贤士,恭敬不如从命,贤士饮了者。小生饮。令人,将酒来,须贾,你满饮一杯。住者,你慌做
甚么?大瓮家酿着酒哩,你吃多少?靠后。贤士,一只脚儿来,两只脚儿来,贤士请个双杯。小生饮。令人,将酒来。须贾,你饮这杯酒。住者,几年不曾见那酒?两只手捞铃一般相似,靠后。贤士,可不道"三杯和万事,一醉解千愁"?小生酒够了也。贤士既不用酒,叫左右将礼物来。贤士,小官奉主公之命,有黄金千两,权为路费,少助行色,莫嫌轻微也。大夫,小生多蒙大王厚礼,这等牛酒管待,尚且难消,又赐黄金千两,断然不敢叨受。贤士,俺主公所赐之物,贤士不受,莫非嫌轻么?

【赚煞】我可也敢嫌轻?莫非为少么?非为少,贤士不受,可是为何那?则俺这穷命里消他不了。蔬菜薄味,不成管待。百味珍羞食又饱,贤士有酒哩,再饮几杯波。便做道酒肠宽沉醉陶陶。俺这里下阶道,范雎,你不辞而回,是何礼也?屈脊低腰,承管待深恩甚时报?贤士,这黄金是主公所赐,请收了者。这千金敢叨?大夫见赐,安得而辞?断然的不要,可不道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俺则待粗衣淡饭且淹消。贤士去了么?去了也。须贾,你知罪么?小官不知罪。须贾,你岂不闻"任贤则昌,失贤则亡"?故秦用百里奚而秦霸,郑用子产而郑强;吴去子胥而吴衰,越去范蠡而越灭。如你魏国,可谓失贤矣。前者不用孟子为相,却用庞涓为帅,所以马陵之战,你国公子申被掳于此。如今有一范雎,又不能用而为相,却用你为大夫。俺主公释放你公子申还国者,专为范雎之贤也。兀那须贾,你到于本国,便能辞官谢罪,让位范雎,万事罢论。倘若挟冤记仇,须贾,你觑者,俺这里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有一日兵临城下,将至濠边,四下里安环,八下里拽炮,人平了你宅舍,马践了你庭堂,将你魏国蹅踏的粉碎,那其间则怕你悔之晚矣。须贾,你也曾读古圣文章,须知蔽贤者谓之不详。莫等待兵临城下,方才懊悔道自取其殃。我正疑怪范雎今日临行不见,却在此间饮酒。我乃魏国中大夫,受命为使,倒不得与此宴。范雎是一从者,反受他牛酒管待,又赐黄金千两。我若非亲身至此,怎知有这等事!我想范雎本是一个贫士,因见我至此,故不敢受他这千金之赐。我如不来,此金必然受了。教我转转猜疑,其中必然暗昧。这有甚么难见处?想必范雎在我背后,以魏国阴事告齐,故得此重赏。范雎,你好无礼也!你坐于堂上,我立于阶下,全无一点不安的意思。今日之事,我且藏于腹中,等待还国之后,范雎,咱和你两个慢慢的说话。正是"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第二折

某魏齐是也。遣须贾大夫入齐为使,不想齐王就放长兄魏申还于本国,又有回聘之礼,此皆是须贾大夫之功也。今日他在宅中安排酒肴,请某赴宴,想为赏雪而设。已曾分付左右,辆起安车,往须贾大夫宅中走一遭去。小官须贾,自从使齐还国,主公大喜,优礼甚厚,止有范雎一事,还不曾说明。今日就家中略备果桌,专请丞相一人,要究范雎受齐宴赏之私,是何缘故。早间已令人请下,未见到来。时遇暮冬天道,纷纷扬扬下着国家祥瑞。天色寒冷,一壁厢备下热酒伺候。左右,门首觑者,等丞相来时,报复我知道。理会的。紫阁黄扉相府开,安危须仗出群材。车声何事辚辚动,专为华筵赏雪来。此间正是须贾大夫私宅门首。令人,报复去,道某家来了也。须贾有何德能,敢劳老相国屈高就下也。多承大夫重意,老夫来迟休怪。不敢。令人,一面吹灯,抬上果桌来者。将酒来,老相国请满饮此杯。大夫此一遭出使,保的长兄还国,皆是大夫之力也。此岂须贾之能,全仗主公的洪福,老相国的余威,何足挂齿?今日雪中,荷蒙台驾降临,须贾不胜荣感。但有一事,要禀知老相国,未敢擅便。大夫有何事,但说不妨。非是须贾饶舌,实为国家利害,不得不言。前者须贾不才,出使齐国,所举范雎同去。事毕将回,须贾因辞齐大夫邹衍于驿亭中,适值邹衍奉其主齐君之命,以牛酒筵宴款待范雎,宴罢又赠黄金千两。其时范雎看见须贾到来,遂辞金不受。我想此人必以魏之阴事告齐,故得其赏。不然何以致此?须贾一向怀疑,未敢遽发。但此事关系非小,今日难得老相国降临,乞差人召来与须贾面对,审问一个明白。大夫不说,某岂得知!便着人唤将范雎来者。范雎安在?小生范雎是也。自陪须贾大夫入齐为使,保的公子还于本国,也不见一些功劳在那里,岂不是时也、命也?今日冬天腊月十二,乃是小生贱降之日,太学中同辈书生请小生饮一杯儿酒。恰才正饮之间,有一书生说起太公事来,俺想他遇不着那文王呵,

【南吕】【一枝花】这其间尚兀自垂钓在渭水旁,独坐在磻溪上。至如我有才如吕望,也则怕无福可便遇文王。暗自斟量,天生下穷酸相,几时行通利方?凭着咱鼓舌摇唇,立取他封侯拜将。

【梁州第七】但只问魏公子因何释放,全仗着那一个游说齐邦?怎生这功劳不在咱头上?几曾沾一丝儿赏赐,壮半米儿行装?可着俺越多伎俩,越受凄凉。枉误了十载文章,干捱了半世风霜。他、他、他,谁肯念陋巷间一瓢的书生,是、是、是,我愿则愿那都堂中八府的宰相,来、来、来,他每都不着我见那深宫内万岁的君王。这天气,怎当?白茫茫冰连江海三千丈。徒步去,将何往?早则是冒雪冰寒冻欲僵,这便是咱衣锦还乡!

请小生有何事干?范先生,你在那里来?俺大夫安排筵宴管待丞相哩,教我请你,快行动些。原来是大夫教你请我么?

【隔尾】你那里葡萄酒设销金帐,罗绮筵开白玉堂。闻知道魏相国亲身到宅上。既是请丞相赴宴,怎又请我?故意把寒儒厮奖,显的他宽洪海量。哦,我知道了也。多应是须贾高情,将我这范雎来讲。

范雎,你在那里来?今日是小生贱降之日,太学中一辈的书生,请小生饮几杯酒。听得大人呼唤,小生不敢稽迟,一径造此。哦,原来今日是你生日。祗从人,与我扫一搭干净田地,请先生去了衣服者。老丞相在上,小生怎敢去衣服?则这般呵好。还请去了衣服。我猜着了也。

【牧羊关】敢怕吃那细索面,醒酒汤,便是油汁水瀽污也何妨?今日个为公子设佳筵,怎倒与小生做贱降。范雎,恭敬不如从命也。将问事来。酒席上怎么用这东西?只见一条沉铁索当前面,两束粗荆棍在边厢。那里有这般样稀奇物?大夫也,强将来做荐寿觞。

范雎,你知罪么?小生不知罪。今日个请老相国在此,和你讲明一句话。当日同使于齐,齐君牛酒金帛,独独管待你,是何缘故?你可对老相国实说。老丞相在上,当初随大夫入齐为使,见了齐君,小生一席话间,使齐君大喜,释放俺公子还国。这的是小生之功,怎做得小生之罪?范雎,你不以吾国阴事告齐,焉得有此重待?你如何不肯实说?这匹夫不打不招。祗从人,与我打着者!一杖子与他增添一岁。

【隔尾】正是那耕牛为主遭鞭杖,哑妇倾杯反受殃,灾祸临身自天降。我吃了这一场棍棒,天那!这的是为国于家落来的赏。

左右将酒来。老相国,常言道"酒肉摊场吃,王条依正行"。今日筵上饮酒的自饮酒,他受刑的自受刑,正所谓情法两尽。请老相国满饮一杯。大夫,这数九的天道,去了衣服,不冻杀小生也?你这等人,不冻死了要他怎的。

【牧羊关】泪雹子腮边落,血冬凌满脊梁,冻剥剥雪上加霜。则被你饿掉了三魂,敲翻了五脏。带肉连皮颤,彻髓透心凉。似这等勘范叔森罗殿,抵多少冻苏秦冰雪堂。

左右将酒来。酒到。老相国请满饮一杯,少遮寒色。大夫,你打了小生一日也,有甚么茶饭与小生些儿吃?你饿了么?据礼不当与你吃,我怎肯做的"坐儿不觉立儿饥"?祗从人那里?将的他那茶饭来。祗从人,你着他自己揭开食用波。这的是喂头口的草料,怎生与小生吃?你道是喂头口的草料与你吃?匹夫,我保你同入齐为使,你以阴事告齐,受他金帛牛酒,你与头口何别?岂不是背槽抛粪?你吃了者,一根草与你添一千岁寿。若不吃呵,祗从人,将大棒子打着者!

【红芍药】哎呀,一轮红日为谁藏,地老天荒。我则见半空中瑞雪乱飞扬,一刬颠狂。则恁这待佳宾筵会上,端的个华堂别的风光。放下那一盘家剉草半青黄,拌上些粗糠。

你这等人只该与你这样东西吃。

【菩萨梁州】则我这绵囤也似衣裳,坐不的红炉也那土坑。吃黄齑的肚肠,抬了者。我吃不的这法酒肥羊。则我这三般地狱怎生当?无情风雪无情棒。似吃着无心草,死熬这掩情况。打得我肉绽皮开内外伤,眼见的不久身亡。

那范雎打的如何?打死了也。大夫,这酒也饮的勾了。哦,大夫醉了也。等他醒来时,说我自回去也。左右,将坐车来,还府中去。主人已沉醉,老夫归去来。轩车还相府,灯火出天街。丞相爷安在?适才回去了也。他回去了?敢是怕我贻累他哩。左右,揣那匹夫过来。范雎已打死了也。哦,他死了?休道打杀一个,打杀了十个也无事。祗从人,与我将他撇在后面厕坑里,明日将粪车载出去。不是这等,也警不的后人。只为范雎不忠于国,不孝于家,小官平生一世,偏怪这等无恩无义的人。非我不心慈,王法本无私。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将范雎丢在厕坑中也。咱等伏侍这一日,天气寒冷,各自回家吃杯酒去,待明早回话便了。

【隔尾】哎呀,我几曾醉眠绣被流苏帐,莫不是梦断茅庐映雪窗?长叹罢刚将眼睁放,我看了这厢,我又觑了那厢。天也,原来我这七尺身躯在那厕坑里躺。

范雎,你好苦也!大夫,你好狠也!你便打死我也罢了,怎么丢在厕坑里?这秽气教我如何当得!且待我慢慢的挣扎起来,只索逃我这性命去。自家须贾大夫家一个院公是也。今日俺主人摆设筵宴,管待那魏齐丞相,整整吃了一日的酒。如今天色晚了也,我点起灯来,家前院后执料去咱。是甚么人在这里走动?

【牧羊关】待走来如何走?待藏来怎地藏?没揣的偏和他打个头撞。我举起这灯来试看咱。我道是谁,原来是范雎。你看一身秽污,你也少吃一钟波。我几曾吃美酒羊羔,刚刚是吃了会胡枷乱棒。你既不醉呵,怎生浑身都是秽污?则被这粪沾湿我两鬓角,尿浸透我一胸膛。你站开些,这臭气当不得。你闻不的我这秽气浑身臭,院公也,我几吃那开埕十里香。你原来不曾吃酒,可怎生这个模样?院公可怜见,你救我咱。我同大夫入齐为使,见了齐王,一席话间,齐王大喜,便将公子魏申释放还国。齐王命中大夫邹衍在驿亭中赐牛酒管待小生,又赐黄金千两,我并不曾受,这是大夫亲见的。今归本国,安排筵宴请魏齐丞相饮酒,说我以阴事告齐,将我三推六问,吊拷绷扒,打死了我,丢在这粪坑中,倒亏这秽气熏活了。望院公怎生救我出去,此恩异日必当重报。嗨,好可怜人也。这里也无人,你跟我将来,打些水淋的你身上干净,脱了你那秽污衣服。这寒冷天道,不冻杀了你来。我有穿的旧绵衣服,待我取来与你穿。你穿了这衣服,还有五两碎银子,与你将息去。我如今开了后角门,放你出去。你休在这里,不问他州外府,逃你的性命。你久已后若得志呵,只休忘了我的恩念。院公,你是我重生的父母,再养的爷娘。小生也不往他处,唯有秦国最强,可以报仇,就此告辞去也。

【黄钟尾】我便似伍员去楚心犹壮,孙膑投齐气怎降?谢恩人肯主张,放咱去入咸阳。仗英雄显志量,见秦君说勾当。管穰侯立辞相,不荒唐有承望,院公,不是我范雎说口,想报冤之期,可也不远。你则待的到蛰龙一声雷震响。

早是他遇着我哩,若撞见别人,可怎了也?若是死了这样有才学的人,岂不可惜?等主人问时,我只说在粪车里已将他送出城外去了,料想不来寻他。正是天上人间,方便第一。莫待他年,才想今日。

第三折

齐邦为使有风尘,今日驱车又入秦。人道此中狼虎地,可能容易出关门?小官须贾,此来为秦国新拜一相,乃是张禄,遣人遍告六国,各以中大夫入秦庆贺。小官到此好几日了,争奈各国使臣也还有未到的,那张禄丞相不肯放参。时遇冬寒天道,风雪大作,少不得要往相府前去伺候。院公,你在客馆中整顿下茶饭,我等雪慢呵乘车而回也。理会的。雪大的紧,祗从人,且半这车儿向人家房檐下略避一会,等雪慢时再行也。小官范雎是也,入秦以来,改名张禄,代穰侯为相。曾遣人遍告六国,各遣中大夫前来称贺。那须贾到此已几日了,我如今卸下冠带,仍旧打扮布衣,到客馆中看须贾去,看他可还认得我么?想我范雎若不受那苦楚,几时得这峥嵘发迹也呵!

【正宫】【端正好】未亨通,遭穷困,身居在白屋寒门。两轮日月消磨尽,不觉的添霜鬓。

【滚绣球】人道是文章好济贫,偏我被儒冠误此身,到今日越无求进,我本待学儒人倒不如人。昨日周,今日秦,似这般途路难逢呵,可着我有家难奔,恰便似断蓬般移转无根。道不得个地无松柏非为贵,腹隐诗书未是贫,则着我何处飘沦?奇怪,大雪中走将来这个人,好似范雎也。待道是呵,我当初打杀他了,再怎生得个范雎来?待道不是呵,你看那身分儿好生相似。且休问他是不是,待我唤一声:范雎,范雎,近前来,我和你说话咱。谁唤范雎哩?

【叨叨令】我听的他两三番叫咱往前进,猛可便扭回身行至车儿近。我这里忙掠开泪眼将他认,是我唤你哩。我这里觑绝时倒把身躯褪。范雎,你见了小官,这般慌做甚么那?大夫也,你莫不又待打我也波哥,你莫不又待打我也波哥,唬的我兢兢战战忙逃奔。范雎少待,一别许久,正要和你讲话,何故如此惊恐?先生固无恙乎?

【滚绣球】大夫也,想着你折磨我那一场,我吃了你那一顿,你打到我有二三百棍。你且休题旧话,则问先生何以到此?自从我逃灾出魏国夷门,原来先生西入秦邦,有几时了?到今日经两冬,过一春,睡梦里不曾得个安稳。你也曾思量小官么?想着你那雪堆儿里将我棍棒临身,你这般慌做甚么?但题着你名姓先惊了胆。梦见你仪容,兀的是须贾大夫来也。哎呀,可又早唬了魂,有甚精神?

小官今日见先生,观其气色,比往日大不同,想必峥嵘得意于此?大夫休说小生吃的,且看小生穿的。

【倘秀才】你看我这巾帻旧、雪冰透我脑门,衣衫破、遮不着我这项筋,甚的是白马戏缨衫色新?自叹气,自伤神,只落的微微暗哂。

嗟乎,范叔一寒如此哉!左右,取一领绨袍过来。雪大,天气寒冷,此绨袍聊与先生御寒咱。量小生有何德能,多谢了大夫!

【伴读书】谢大夫多情分,赐绨袍无悭吝。我可便接将来怎敢虚谦逊,觉的软设设身上如绵囤。不由不喜孜孜顿解心头闷,我、我、我,怎报的你这救济之恩?

这绨袍穿着,倒也可体。

【笑和尚】比我旧腰身宽二分,比我旧衣襟长三寸,正遮了这破单裤精臁刃。冻剥剥正暮冬,如今暖溶溶便开春,来、来、来,谢绨袍妆点了我腌身分。此人绨袍恋恋,尚有故人之心也。先生,与小官同到邸舍,共一饭叙旧如何?敢问大夫为何至此?先生不知,小官特来庆贺张禄丞相。先生在秦已久,可曾闻的张禄丞相与谁人最善也?原来大夫因贺张禄丞相到此。小生别无闻见,但张禄丞相与小生亦有一面之交。哦,先生原来与张君有善。我这绨袍送的着了也。先生,吾闻秦国大小之事,一决于相君。今吾等在此,去留皆出其口。先生如肯与小官少进片言,慨放小官回还,也见得先生不忘故旧。岂有意乎?这个当得,但恐人微言轻,不足为重。我想先生在魏国时,小官也不曾轻视先生。多感!多感!

【滚绣球】想着你那日辰,那时分,我胡吃了三推六问,着我似拽车的驴马同尘。想着你喂惜的情,草料的恩,我怎肯背槽抛粪。君子不念旧恶,这也不必提起了。请你个老哥哥远害全身。则咱这义的到底终须义,大夫也,你那亲的原来则是亲,我怎做的有喜无嗔?

先生乃读书儒者,想昔日春秋赵盾,在那翳桑下遇着灵辄,也无过一饭之恩,后来赵盾有屠岸贾之难,灵辄扶轮而报。小官薄德,怎敢自比于赵盾;据先生义气,决然不在灵辄之后。可知道来。

【呆骨朵】休则管巧言令色闲评论,到如今比并甚往古忠臣。我可也不似灵辄,你可也难学赵盾。大夫也,假若你赵盾身危困,我待学灵辄臂扶轮。则不要槽中拌和草,便是那桑间一饭恩。

这早晚雪可慢些儿也,我也先生同行数步,前往相府去来。先生,你休瞒我。想先生在秦,必见重用。既不呵,如何这相府前祗从人等,见先生来,皆凛凛然起避?你必然发迹了也。大夫,这厮每有甚么难见处?

【滚绣球】他见我尘满衣,垢满身,更和这蓬松两鬓,才出的相府仪门。他骂我做叫化头,乞俭身,都佯呆着不瞅不问,他如今为何惧怕先生也?猛见这素绨袍在我身上全新。为甚的那厮每趋前退后都皆怕?大夫也,可知道只敬衣衫不敬人,自古常闻。

先生,小官想张君得志于秦,自非文武兼全,焉能有此。

【三煞】他论机谋减灶压着齐孙膑,他论战策不弱如鞭尸楚伍员。则他那智量似穰苴,文学似子夏,德行似颜渊,舌辩似苏秦。端的个能安其国,能治其家,能正其身。请大夫把衣冠整顿,我与你同作伴谒张君。

先生,小官去住,皆在张君一语之下,小官只在此等候。

【二煞】你略消停且待穷交信,便入去须防丞相嗔。我着你早出潼关,早归汴水,早到东京,早离西秦。引你去亲登相府,完却公差,直着他开放贤门。这归期有准,管着你荡飞骑疾如云。

只是大雪中有劳先生,改日另当致谢。

【煞尾】我与你分开片片梨花粉,拂散纷纷柳絮尘。金马门中往前进,我将你个纳士招贤路儿引。

不想范雎与张禄丞相有一面之交,我之事必济矣。倘得无事放还,我仍旧带了范雎,回于魏国,同享荣华也。在此等候良久,如何不见范雎出来?我试向前问一声咱。小官借问虞候咱。你问甚么?恰才入相府去的先生,如何不见出来?休胡说!这府内只有丞相爷出入,那一个敢入的去?没也,恰才入去的那个秀才范雎。甚么秀才,则他便是俺丞相爷。恰才入去的那秀才便是张禄丞相?嗨,须贾,你中了计也!初闻张禄丞相之名,未知其详,故以列国中大夫皆至秦邦为贺。我若知是范雎,小官焉敢自投虎狼之地?原来他改名张禄,实欲智擒须贾,要报旧日之仇。哀哉!可怜我须贾微躯,不能还于本国矣。罢、罢、罢,如今且回客馆去,待到来日,膝行肘步,肉袒求见,万一有个侥幸,得免其死。如不见饶,这也是我命数尽此,复何恨哉?大丈夫睁着眼做,到今日合着眼受。惜受俺一家老小,倚门而望,岂知死在秦邦,永无还日?俺一家人则当做了一个恶梦者。


第四折

小官齐国中大夫邹衍是也。奉秦国之命,着俺六国中大夫来贺张禄丞相。这位是楚国大夫陈轸,这是赵国大夫虞卿,这是韩国大夫公仲侈,这是燕国大夫剧辛。今日筵宴是俺国排设,专贺秦相的。除魏国须大夫有罪不敢同请,这几国大夫都在此等候多时。想秦相这早晚敢待来也。一自更名西入秦,能令六国尽来宾。正是画虎未成君莫笑,安排牙爪始惊人。小官范雎是也。自俺为相,各国大夫都来庆贺。今日却是齐国邹大夫设宴相请,须索走一遭去也。有屈丞相俯临,小官等失迎,勿令见罪。驿亭一别,契阔至今,既辱远来,又劳佳设。则愧张某才轻德薄,怎想有今日也呵!

【双调】【新水令】白身一跳到关西,坐都堂便登八位。入朝争相印,当殿脱儒衣。口吐虹霓,三千丈五陵气。

令人,将酒过来。酒到。各国大夫近前,丞相喜得美除,理当拜贺。请起。

【步步娇】这的是楚赵秦韩齐燕魏,今日个七国冠裳会。把干戈从此息,我有甚不欢欣不肯拚沉醉?丞相请满饮此杯。住者,且按住这凤凰杯,丞相因何不肯饮酒?张千。小人有。你只问须贾来也是未。

你各国大夫在此,当日某同须贾入齐为使,因齐王为某舌辩,不胜见喜,令邹大夫在驿亭中赐牛酒管待;又赐金锦,某不敢受。当时有须贾撞见,对魏齐丞相说某以阴事告齐,将某推勘打死,丢在粪坑之中。如今齐国邹大夫现在于此,我当初曾以阴事告齐也不曾?丞相,当日并无此事。

【沉醉东风】我随他千乡万里,倒将我六问三推。冻我在雪堆中,撇我在茅坑里。说着呵尚兀自恶心呕逆,恰便似死羊般浑身尿共屎,委实的受尽了腌臜气息。

须贾安在?死罪!死罪!贾不意相君能自致于青霄之上,贾不敢复读天下之书,贾不敢复与天下之事,贾不敢复相天下之人矣。贾有死罪,请入鼎镬之中,请置狐貉之地,唯相君命之。须贾,你罪有几何?贾得罪于相君多矣,擢贾之发,不足数贾这罪。你今日因何来迟?丞相可怜。今日是须贾贱降之日,望丞相宽容,过了今日,他日受责如何?

【沽美酒】去年时我记的,今日是你生日,天教我便还报你。张千,我这里唤公吏,快疾波请先生去了衣袂。

【太平令】哎,你个须贾也哥哥休罪,张千,将问事来。理会的。早准备拶子麻槌,下着的国家祥瑞,拣一塔干净田地。将这厮跪只,按只,与我仗只,直打的皮开肉碎。

丞相与各国大夫饮宴,须贾冻于雪中,从旦至今,不曾吃饭,丞相安可忍乎?丞相那吃不了的茶饭,告些儿与须贾食用,便死呵,做个饱鬼。张千,将他那茶饭来与他吃。理会的。教他自揭开食用。丞相,这个是头口吃的草料,怎生与我吃?你道是喂头口的草料,怎生与人吃?想当日我与你同入齐为使,见了齐君,一席话间,齐君大喜,放公子申归国。你道我以阴事告齐,将我打死了,丢在那厕坑里。匹夫,你比头口何别?张千,与我打着者!

【川拨棹】这东西,去年时你备的。我与你揣在怀里,放在跟底。请先生服毒自吃,俺这里别无甚好饭食。

张千,将那莝豆与须贾食用者。这个是喂驴马的草料,教我怎生食用波?匹夫,你不记的当初有言,道是一根草料与我添一千岁寿哩。

【七弟兄】这的,与你,做生日,一根草满寿你一千岁。去年将小子痛凌迟,今日教你也知滋味。丞相,各国大夫都在此庆贺,须要尽醉方休也。

【梅花酒】俺只见众公卿摆列齐,在紫阁黄扉,捧玉液金杯,一周遭绣履珠衣。从早起至晚夕,食又饱酒又醉。他在那大雪里冻一会、问一会,问一会、打一会。

丞相,你便在暖阁内饮宴,将我冻在这大雪里面,可正是"坐儿不觉立儿饥"也。

【收江南】呀,你道我坐儿不觉立儿饥,今朝轮到我还席。则为你损人利己使心机,图着个甚的?可正是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

罢、罢、罢,既到今日,丞相终不饶须贾之罪,他杀不如自杀,愿赐丞相宝剑,待须贾自刎而亡。老汉是须大夫家院公。今日俺大夫在相府有难,我索看去咱。呀,那张禄丞相果然就是范雎!我如今顾甚么生死,不免径自撞入。丞相爷在上,院公叩头。谁是老院公?则我便是院公。大恩人请坐,受小官几拜咱。丞相,他是须贾家院公,为何拜他?众大夫不知,我当初与须贾入齐为使,他道我以阴事告齐,将我打死了丢在厕坑里。我挣扎起来,逃走性命,肯分的遇着老院公,赍发我盘缠衣服,放出后门,得到秦国。若不是老院公救了我呵,岂有今日?则他便是我大恩人也。原来是你老匹夫救活了他来。若当时不放他得至西秦,我岂受今日之耻?我先杀了你这老匹夫,落个垫背的。令人,与我将须贾打下者!

【清江引】老院公肯分的来到这里,左右难回避。他怎敢轻撩虎狼须,快与我搬住猿猱臂。须贾,你饶过了这老院公,我也饶过了你。望丞相爷看老院公薄面,饶过俺主人罢。

【雁儿落】虽然是为恩人有面皮,我与你这贼子无情意。你若要生辞函谷关,只除非梦返夷门地。丞相,这都是旧话,不提他也罢了。

【得胜令】呀,你道是旧话再休题,我可不干吃你一场亏?丞相在上,须贾罪过虽重,但他绨袍恋恋,也还有故人之情,望丞相姑恕。众大夫请起,也则为尚有绨袍恋,因此上权停棍棒威。待饶伊,我也要将今日思前日;待不饶伊,又道我只报仇不报德。

既然众大夫在此讨饶,令人,将须贾放了者。须贾,我不看绨袍分上,怎肯便饶你死罪?如今放你归去,传示你主,早早解过魏齐到来,休教走了。

【收尾】我如今且将须贾驴头寄,疾回去,报与梁王得知。着他早早的解过魏齐来,那时节再约大众大夫同临敝国,慢慢的再贺俺范雎喜。谢丞相宽恩,敢不唯命!这一件倒不好承认。那魏齐手下心腹人极多,只怕也有似俺院公的,私下放他溜了,教俺主人那里去抓他?小官等再奉丞相一杯。酒也深了,一面撤过宴者。因须贾不识忠臣,用谗言闭塞贤门,施侥幸将人陷害,怎知他天道无亲。大雪中绨袍恋恋,才得个免祸全身。快献取魏齐首级,罢刀兵永灭征尘。

题目须贾大夫谇范叔

正名张禄丞相报魏齐


闲卧襟情远,西风菊渐芳。虚窗通晓景,珍簟卷秋光。
果坠青莎径,尘离绿藓墙。药奁开静室,书阁出丛篁。
对酒吟难尽,思山梦稍长。王言生彩笔,朝服惹炉香。
松影幽连砌,虫声冷到床。诗成谁敢和,清思若怀霜。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林古度 简介
林古度(1580年~1666年)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字茂之,号那子,别号乳山道士,福建福清人。诗文名重一时,但不求仕进,游学金陵,与曹学佺、王士桢友好。明亡,以遗民自居,时人称为“东南硕魁”。晚年穷困,双目失明,享寿八十七而卒。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