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翁泛海

海天漠漠际无穷,巨舰樯高挟两龙。
帆饱已知风力劲,舵宽方觉水情雄。
鳌鱼背上翻飞浪,蛟蜃鬐头触见虹。
何日定将归泊处,也应系缆水晶宫。

推荐诗文

昔每闻长老追计平生同时亲故,或凋落已尽,或仅有存者。余年方四十,而懿亲戚属,亡多存寡;昵交密友,亦不半在。或所曾共游一途,同宴一室,十年之外,索然已尽,以是哀思,哀可知矣,乃作赋曰:

伊天地之运流,纷升降而相袭。日望空以骏驱,节循虚而警立。嗟人生之短期,孰长年之能执,时飘忽其不再,老晼晚其将及。对琼蘂之无征,恨朝霞之难挹。望汤谷以企予,借此景之屡戢。

悲夫,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野每春其必华,草无朝而遗露。经终古而常然,率品物其如素。譬日及之在条,恒虽尽而弗悟。虽不悟其可悲,心惆焉而自伤。亮造化之若兹,吾安取夫久长。

痛灵根之夙陨,怨具尔之多丧。悼堂构之瘁,悯城阙之丘荒。亲弥懿其已逝,交何戚而不忘。咨余今之方殆,何视天之芒芒。伤怀凄其多念,戚貌悴而鲜欢。幽情发而成绪,滞思叩而兴端,此世之无乐,咏在昔而为言。

居充堂而衍宇,行连驾而比轩。弥年时其讵几,夫何往而不残。或冥邈而既尽,或寥廓而仅半。信松茂而柏悦,嗟芝焚而蕙叹。苟性命之弗殊,岂同波而异澜,瞻前轨之既覆,知此路之良艰。启四体而深悼,惧兹形之将然。毒娱情而寡方,怨感目之多颜,谅多颜之感目,神何适而获怡。寻平生于响像,览前物而怀之。

步寒林以悽恻,玩春翘而有思,触万类以生悲,叹同节而异时,年弥往而念广,途薄暮而意迮。亲落落而日稀,友靡靡而愈索。顾旧要于遗存,得十一于千百。乐心其如忘,哀缘情而来宅。托末契于后生,余将老而为客。

然后弭节安怀,妙思天造,精浮神沧,忽在世表,悟大暮之同寐,何矜晚以怨早。指彼日之方除,岂兹情之足搅。感秋华于衰木,瘁零露于丰草。在殷忧而弗违,夫何云乎识道。将颐天地之大德,遗圣人之洪宝。解心累于末迹,聊优游以娱老。

岩岩梁山,积石峨峨。远荆衡,近缀岷嶓。南通邛僰,北达褒斜。狭过彭碣,高逾嵩华

惟蜀之门,作作镇。是曰剑阁,壁立千。穷地之险,极路之峻。世浊则逆,道清斯顺。闭由往汉,开自晋。

秦得百二,并吞诸侯。齐得十二,田生献筹。兹狭隘,之外区。一人戟,万夫趑趄。形胜之地,亲勿居。

昔在武侯,中流而喜。山河之,见屈吴起。兴实在德,险亦难恃。洞庭孟门,二国不祀。自古迄今,天命易。凭作昏,鲜不败绩。公孙既灭,刘氏衔璧。覆车之轨,无或重迹。铭山阿,敢告梁益


往往东林下,花香似火焚。故园从小别,夜雨近秋闻。
野菜连寒水,枯株簇古坟。泛舟同远客,寻寺入幽云。
斜日扉多掩,荒田径细分。相思蝉几处,偶坐蝶成群。
会宿曾论道,登高省议文。苦吟遥可想,边叶向纷纷。

三十年来坐对山,唯将无事化人间。
斋时往往闻钟笑,一食何如不食闲。


暑雨青山里,随风到野居。乱沤浮曲砌,悬溜响前除。
尘镜愁多掩,蓬头懒更梳。夜窗凄枕席,阴壁润图书。
萧飒宜新竹,龙钟拾野蔬。石泉空自咽,药圃不堪锄。
浊水淙深辙,荒兰拥败渠。繁枝留宿鸟,碎浪出寒鱼。
桑屐时登望,荷衣自卷舒。应怜在泥滓,无路托高车。

朱元璋 简介
大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1328年—1398年6月24日),字国瑞原名重八,后取名兴宗,濠州钟离人(今安徽凤阳),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聪明而有远见,神威英武,收揽英雄,平定四海,纳谏如流,求贤若渴,重农桑,兴礼乐,褒节义,崇教化,制定的各种法规都很相宜,前所未有。但他性格严明,晚年偏好诛杀,使得一代开国元勋很少有善始善终者,这是他的缺点。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