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吟

镜寒香歇江城路,今度见春全懒。断云过雨,花前歌扇,梅边酒盏。离思相欺,万丝萦绕,一襟销黯。但年光暗换,人生易感,西归水、南飞雁。
也拟与愁排遣。奈江山、遮拦不断。娇讹梦语,湿荧啼袖,迷心醉眼。绣毂华茵,锦屏罗荐,何时拘管。但良宵空有,亭亭霜月,作相思伴。

推荐诗文

殷红浅碧旧衣裳,取次梳头暗淡妆。夜合带烟笼晓日,
牡丹经雨泣残阳。低迷隐笑原非笑,散漫清香不似香。
频动横波嗔阿母,等闲教见小儿郎。

神化难源瑞即开,雕陵毛羽出尘埃。香闺报喜行人至,
碧汉填河织女回。明月解随乌绕树,青铜宁愧雀为台。
琼枝翠叶庭前植,从待翩翩去又来。


玉窗夜静月流光。拂鸳弦、先奏清商。天外塞鸿飞呼,群夜渡潇湘。风回处,戛玉铿金,翩翻作新势,声声字字,历历锵锵。忽低颦有恨,此意极凄凉。
炉香帘栊正清洒,转调促柱成行。机籁杂然鸣素手,击碎琳琅。翠云深梦里昭阳。此心长。回顾穷阴绝漠,片影悠扬。那昭君更苦,香泪湿红裳。


珠馆冯夷室,灵鲛信所潜。幽闲云碧牖,滉漾水精帘。
机动龙梭跃,丝萦藕淬添。七襄牛女恨,三日大人嫌。
透手击吴练,凝冰笑越缣。无因听札札,空想濯纤纤。

第一折

老身姓顾,在这松江府住坐。有个女孩儿,小字玉香,年方二十岁,生的十分大有颜色,做着个上厅行首,与一个扬州府秀才荆楚臣作伴。二年光景,那生在俺家里,使了数十锭银子。如今有东平府客人柳茂英,装二十载绵花束这松江货卖。着人请他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自家柳茂英,东平府人。装了二十载绵花,来此松江府货卖。此间有个歌者顾玉香,我有心与他作伴。夜来见了那妈妈,今日使着个梅香来请,事必谐矣!我索走一遭去。柳官人,你放心,那荆生被我赶将出去了,你欢喜咱。先留五十两银子,与奶奶做茶钱。料着二十载绵花,也不到的剩一分回去。妾身姓顾,小宇玉香,在此做着个上厅行首。二年前与荆楚臣作伴,俺家使过他数十锭花银。俺娘见他没东西了,日日撚他去。他一口气成病,使性儿出去了。可早数日光景,那生被廉耻所拘,不肯上门,我着怜儿寻他去了。暗想俺这门衣饭,又无甚黄牛耕黑牛种,止则是卖笑求食,非同容易也呵!

【仙吕】【点绛唇】
风月家门,又无资本,别营运。止不过送旧迎新,凭卖笑衣食稳。

【混江龙】
倚仗着高谈阔论,全用些野狐涎扑子弟打郎君。散春情柳眉星眼,取和气皓齿朱唇。和他笑一笑敢忽的软了四肢,将他靠一靠管烘的走了三魂。为俺呵搬的那读书的慵观经史,作商的懒去辛勤,为吏的焉遵法度,做官的岂惜簪绅。生着那义和的兄弟厮寻爷,孝顺的儿子学生分。都是俺个败人家油鬏髻太岁,送人命粉脸脑凶神。

姐夫,快行动些!小生荆楚臣,本贯广陵人也。游学至此松江府,与上厅行首顾玉香作伴二年,被虔婆板障,将小生气成疾病,出来在相知人家暂住。恰才大姐着怜儿来寻,则索走一遭去。楚臣,你好下的,数日间阔。大姐情分,生死不忘,衔结难报。

【油葫芦】
觑了这惜玉怜香心上人,教咱家情越亲,那劳承那敬爱那温存。大姐,则被你情系人心早晚休?则咱这情牵人意终朝印,似恁的尘随马足何年尽?奶奶如此板障,姻缘不久矣!俺娘翻手是雨,合手是云。常则是恶哏哏紧掿着条黄桑棍,端的待打杀卧麒麟。

【天下乐】
俺娘自做师婆自跳神,一会家难禁努目讪筋,俺那娘飇着一个冷鼻凹,百般儿没事狠。见了那名公文士每来呵!嫌的是张秀才李秀才,见那公子舍人上门呵!爱的是王舍人刘舍人,他那些乔殷勤佯动问。

大姐,省一句儿,恐怕奶奶听的。我听的多时也!俺女孩儿对着荆秀才骂我,也罢,荆秀才出去!奶奶,他在咱家使了偌多银两,再留住一程儿。你若不肯,我寻个自尽!生分小贱人,着他快出去!

【村里迓鼓】
间别了俺故人恩爱,便绝了咱子母情分。若不是三年乳哺十月怀耽,也曾受过的苦辛,敢将你扯拽衣袂,挝揉皮肉,揪撏头鬓。不发迹的穷生,赶不出门去。你是读书人,廉耻也不顾,你不羞那?奶奶,他耐了你万种羞,受了你千般气。俺家里也使了他数锭银,不勾二年,银两使尽,揾地赶他出去。他则索狼吃幞头心儿里自忍。

别人家养女儿孝顺,偏我家这等生分。

【元和令】
常言道母慈悲儿孝顺,则为你娘狠毒儿生分。每日家三餐饱饭要腥荤,四季衣换套儿新。须不是荆秀才的钱物。送的他离乡背井,进退无门,恰便似汤浇雪风卷云。

【上马娇】
你那眼又亲,手又准,似饿鹞扑鹌鹑。将一座花柳营,生扭做迷魂阵,真是个女吊客母丧门。

【游四门】
再休想不应亲者强来亲,则理会的说响钞共精银。恁那之乎者也都休沦,使不着调子曰弄诗云,待做惜花人。

【胜葫芦】
眼前面便是西出阳关无故人,走的快着。个带伤也着昏,生逼人千里关山劳梦魂。若早知你这般圈缋,那般局段,急抽身不囫囵!

【幺篇】
都是你个爱钱的虔婆送了人,可不着人唾骂奶奶也!那里怕千人骂万人嗔?则愿的臭死尸骸蛆乱虫分,遮莫便狼拖狗拽,鸦口嵌鹊啄,休想我系一条麻布孝腰裙!

我也不和你说,伴着那穷丑生,几时是了?我与你又寻了个标致的郎君也!怜儿,快请柳茂英来!这等风流子弟。又有钱。不强似那荆秀才?大姐,小人二十载绵花,都与大姐,不强如那穷身破命的?噤声!

【后庭花】
他虽然身贫志不贫,姐姐,有钱的来了,小生告回。我怎肯钱亲人不亲?常言道后浪催前浪,尽教他后浪催前浪,楚臣放心,休想我新人换旧人。二十载绵花都送大姐哩!卖花人卖花唇,我劝你咱,休入俺这花营锦阵。我说几般儿你受用的茶饭。三停刀砍脚跟,百炼锤打脑门。生铁钩搭脊筋,钅俞镔杓剜眼轮。连珠箭雨点频,九稍炮风势紧。漫天纲措备的真,陷入坑埋没的准。钉人钉勾二百斤,钻人钻有十数根,秤人秤安顿的稳。急收拾没了半文,刚刚的剩纸路引。

【青歌儿】
敢着你有家、有家难奔,这厮你眼里、眼里无珍。我有二十载绵花,好大本钱哩,这些时白马红缨衫色新,怕不月户风门,翠袖红裙,乡被鸳裀,玉软香温。有一日使的来赤手空拳,梦撒撩丁,前吊砖后吊瓦,槌着胸,跌着脚,哭哭啼啼,悲悲切切恰还魂,敢恁时马死黄金尽。这等好郎君不接待,着这穷丑生。休看他吃的,则看他穿的,我也不和你料,快赶出去!荆楚臣,若不出去,我和你不干净!楚臣出去了,我也不觅钱,咱大家坐地!

【赚煞尾】
从今后都一般病染梦魂劳,两下里人远天涯近。好苦痛也荆郎楚臣,姐姐。你肯守志么?我敢一上青山便化身。从今后枕冷衾寒,索自温存。有小人陪侍大姐,二十载绵花不剩一分回去!这嘶待逞精神卖弄家门,二十载绵花。则和大姐歇一夜罢。呆汉!休想和你一夜夫妻百夜恩!柳茂英买了顾玉香也!你待要抟香弄粉,妆孤学俊。呆汉!便准备着那一年春尽一年春。

他两个去了!奶奶,破着我二十载绵花,务要和他睡一夜。方遂我平生之愿!我这嘴脸也不俗,偏生不入婆娘目。妈妈若还做的姑老成,怕道你家没得绵花褥!

【楔子】
小生想来,堂堂七尺之躯,生于天地间,被人如此数说。大丈夫必当立志,况兼朝廷春榜动,选场开,凭小生文学,必夺取一个状元回来。但不知姐姐意下如何!楚臣主见不差,男子汉当以功名为念。你若肯去进取,妾解下钗环,以为路费。全副头面钏镯,俱是金珠,助君之用。又有这玉梳儿一枚,是妾平日所爱之珍。掂做两半,君收一半,妾留一牛。君若得第,以对玉梳为记。

【仙吕】【赏花时】
君既取功名妾不留,妾谨守香闺君莫忧。我将这玉梳呵,分两下有因由,则怕你撇咱脑后,似破镜合妆楼。

【幺篇】
无瑕玷的情怀图个永久,有温润的姻缘博个到头。若赴京阙到皇州,有一日功名成就,做夫妇可风流。

多谢姐姐赍助盘缠。今日正是好日有,便索登程去也。正是:青云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


第二折

柳官人放心,荆生被我赶出去了。女孩儿由他乖,好歹成就你。多谢妈妈!我去寻俺娘儿一场闹,便来请你。二十载绵花都与奶奶用。怜儿,自你姐夫去后,可早半月光景,觉的我这身心不安,况值秋天,好伤感人也呵!

【正宫】【端正好】
人乍别受姜凉,病易感添寂寞,记相别,可早半月期过。俺悉人病里如何过?又被这秋景相回和。

姐姐,眼前尽是秋意哩!

【滚绣球】
促人眉黛的矮墙侧舞飘飘凋败柳,替人憔悴的小塘中干支支枯老荷。断人魂魄的树梢头昏惨惨野烟微抹,松人鬓脚的山尖上高耸耸峰顶堆螺。感人消瘦的疏篱下黄甘甘菊尽开,染人血泪的窄沟岸红飇飇枫乱落,搅人梦境的小阶前絮叨叨夜蛩频聒,恼人情肠的金井傍滴溜溜梧叶辞柯。结人愁怀的碧天边昏冉冉云轻布,助人长吁的纱窗外疏剌剌风势恶伴人孤另的明皎皎月色银河。

姐姐为俺姐夫去了,茶饭少进,脂粉懒施,好生清减了也。

【倘秀才】
无奈何浅妆淡抹,有甚有梳艳裹,每日懒出门木呈绣房里坐。朝忘餐食无味,夜废寝眼难合,不索你问我。

姐姐,你饮杯儿酒也消愁,闲行一步也消闷。你那里知道?我便吃酒呵,也消不得愁,便闲行呵,也消不得闷。奶奶,为何也这般烦恼?可知不欢喜哩!柴也无,米也无,我看吃甚么?你道我不曾觅钱,头上有天哩。

【滚绣球】
我与你觅下的金寻下的银,买下的锦攒下的罗,珠和翠整箱儿盛垛,娘呵,你那哭穷口恰似翻河。金钱不使呵,莫不阴司下要用他?珠翠不戴呵,莫不灵堂前要显豁?绞锦不穿呵,莫不留着棺函中装裹?忤逆弟子,你待着我死哩!你死呵,也不索做水陆动钟鼓铙钹。可是为甚么?你终朝看的昧心经管取消了灾障,每日念的养家咒多应免些罪过。你咒的我好!好儿女!好儿女!咱可甚儿女情多!

骂着他越撒顽,我着些话儿哄他。孩儿,我恰才斗你耍来。则养你一个,偏我不疼?

【倘秀才】
休假温存絮叨叨取撮,佯问候热刺刺念合,更怕我不趱你那冷气虚心厮拾掇。哑谜儿有甚难猜破?甜句儿将我紧兜罗,口如蜜钵。我如今老了,抬举的你成人,你也可怜我些儿。

【滚绣球】
做娘的肯哀怜肯付合,做女的有疼热有瓜葛,指头上单养的我一个,须不是过房的买到前窝。熬煎的点秋霜两鬓皤,抬举我正青春二九过。衣食勾家私得过,因甚的闹炒炒做不的个存活?每日间八阳经便少呵也有三千卷,五代史至轻呵也有二百合,又不是风魔。

孩儿,胡乱留下柳茂英,得些钱钞,等咱做些盘缠。怜儿,且顺着虔婆,若不依他有五千场不定交。就叫那呆汉来挤上他一场,也绝了念头。大姐若留了小人,二十载绵花都送与大姐。

【脱布衫】
一心待趁浪逐波,恣情的妙舞清歌。呆子弟迎风把火,强风情指山卖磨。

大姐可怜见。

【醉太平】
你与我打睃,有甚不瞧科。恰便似告水灾今岁淹了田禾,怎觑那王留般做作。你去颐前程这搭儿休超垛,识吊头,打闹里疾赸过,刬地你拽大拳人面前逞喽风召,请起来波小哥。

由大姐骂我,则是二十载绵花都送与大姐。呆汉。养活妻子,休恋风尘!

【倘秀才】
这嘶他不知死飞蛾投火,你要我便是望梅止渴。男儿膝下有黄金,揾地望梅止渴?话不投机一句多,你待要装标垛,下锹钁,哎罢呵!

我再劝你咱!

【滚绣球】
俺这暖烘烘锦被窝,似翻滚滚油舶镬。这效鸾凰翠屏绣幕,是陷平人虎窟狼窝。红莲舌是斩郎君古定刀,青丝发是缚子弟降魔索。鸩人药是美甘甘舌尖上几口甜唾,招人命是香喷喷袖门内半幅轻罗。泼人汤三转身揩些眼泪,催人命百忙里着句褪科,平地风波。

呆汉,我有个比喻。大姐,你说你说。

【赛鸿秋】
则俺那双解元普天下声名播。哎,你个冯员外舍性命推没磨。则这个苏小卿怎肯伏低?将料着这苏婆休想轻饶过。呆厮你收拾买花钱,休习闲牙磕。常言道:井口上瓦罐终须破。

怎将我比冯魁?二十载绵花,倒不如三千引茶?

【三煞】
贩茶船柱儿大,比着你争些个,绵花载数儿俭,斟量来不甚多。那里禁的半载周年,将你那千包百篓,也不索碎扯零撏,则消得两道三科。休恋这隋堤杨柳,歌尽桃花,人赛嫦娥。俺这狠心的婆婆,则是个追命的母阎罗。

我则是二十载绵花都与大姐。

【二煞】
若是娶的我去家中过,便是引得狼来屋里窝。俺这粉面油头,便是非灾横祸;画阁兰堂,便是地纲天罗。敢着你有家难奔,有口难言,有气难呵。弄的个七上八落,只待睁着眼跳黄河。大姐,我恰才不道来?二十载绵花都不打紧,则娶大姐做个老婆。

【黄钟煞】休置俺这等掂梢折本赔钱货,则守恁那远害全身安乐窝。不晓事的颓人认些回和,没见识的杓俫知甚死活?无廉耻的乔才惹场折挫,难退送的冤魂像个甚么?村势煞捻着则管独磨,桦皮脸风痴着有甚飇抹?横死眼如何有个分豁,喷蛆口知他怎生发落?没来由受恼耽烦取快活,丢了您那长女生男亲令阁。我二十载绵花送与大姐也不少。量你这二十载绵花值的几何?呆汉!你便有一万斛明珠也则看的我!

奶奶,我如今怎么?柳官人放心,好歹都在我身上。二十载绵花都送奶奶,拚的不剩一分回去。


第三折

独携琴剑入长安,垂手功名自不难。何限彩楼招婿者,偏我无心懒去看。小宫荆楚臣。自离了松江赴京,一举状元及第。所除句容县令,判簿皆缺,止下官一人。方才到任数日,只等事定,去取顾玉香未迟。近奉府帖,下差往乡催办今冬粮草。左右的鞴马过来。嗨!谁想顾玉香夜来收拾了房中细软,共梅香逃走,不知去向!眼见往京师寻那荆楚臣去了。那虔婆哄了我偌多东西,则这干罢。如今赶到丹阳问人来,说有一个妇人引着个梅香,将着些行李上旱路去了。正中我计,我拚的连夜抄将过来。白土左侧黑林子里等着。若撞见他,肯顺我便罢;道出一个不字来,我着刀子结果了他性命,歇两日大吃了,又无形迹,多少是好。怜儿,慢慢的行。只为那呆汉缠的我慌,俺那虔婆眼黑爱钱,诚恐污我身名,生出此计,瞒过俺那虔婆。所央松江府旧认的孔目每,讨了一张文书,则做往京探亲,带了些细软家私,上京寻那荆楚臣去。悄悄的讨了只船儿,来至丹阳。出江风浪难行,旱路稍近。前面雇辆车儿,共梅香坐将去。好是凄凉人也呵!

【中吕】【粉蝶儿】
秋况消疏,远村迷淡烟深处,断桥边野水平芜。盼邮亭巴堠子,一步捱一步。早则是途径崎岖,恼行人痛伤情绪。

【醉春风】
则为俺那不心软的狠毒娘,更合着这忒忤逆的逃窜女。恰便似孟姜女送寒衣,谁曾受这般苦!苦!那里问养育情怀,则为俺夫妻恩爱,早难道割不断子母肠肚。

姐姐,你看这派秋景,煞是伤感人也!

【红绣鞋】
按天际落霞孤鹜,映残阳老树啼乌,古道傍飘衰叶折枯蒲。蒹葭排雁字,云水捕鱼图,洒西风弹泪雨。

姐姐,转过这山坡,一簇榆林,黑洞洞的,不知里面藏着甚么狼虫虎豹,况兼天色已晚,好是怕人也!

【迎仙客】
转过这山额角生惨凄,见一簇恶林郎黑模糊,不由我心儿里猛然添怕惧。两耳火云烧,浑身冷汗出,似钩住我皮肤,把不定头梢儿竖。姐姐,早寻个灯火店安下也好。

【石榴花】
唬的我意慌张心乔怯战都速,无了魂魄,软了身躯,则见他恶哏哏嗔忿忿气扑扑。放手!走的好!今日见你也。猛见了他面目,事在当初。不合将他千般数落十分怒,料应来命在须臾。既然见了你,好歹要成合,不肯便杀了你!这厮待强风情打家截道拚着做,那里讨护身符?

近前来,你顺了我罢!玉香也!

【斗鹌鹑】
这埚儿使不着我美貌娇容,用不着我花言巧浯。不肯便杀了你!这嘶如此行为,恁般做出!你娘使过我偌多银两,准折了两家罢。这的是你财上分明大丈夫,贼儿胆底虚。你还不顺我,等到几时?你只要窃玉偷香,省甚的云歹尤殢雨?

梅香,和你大姐说,这里又无人,他和我成合了罢。若不肯呵,我便杀了也!姐姐,他说不肯,便要杀了你。如何发付那?

【上小楼】
你道是如何发付,我索避着不做。我这里敛袂回身,褪后趋前,眼笑眉舒。施礼数,道万福,殷勤观觑,施呈着我尊前席上那些假虚脾和睦。

柳官人,你急性怎么?慢慢商量,可不好厮见。肯呵,二十载绵花都与大姐,不肯时目下见血!噤声!

【幺篇】待将咱所图,我宁死不辱!这厮笑里藏刀,节外生枝,暗地埋伏。这里是大道官塘,怎没个行人,南来北去?天那,眼见的死的来不着坟墓。大姐,成合了罢?有杀人贼也!甚么人叫杀人贼?左右每拿住!玉香姐姐,你认的我么?救我的是谁那?小生荆楚臣也。惭愧。

【满庭芳】
也是天然对付,险些儿身归地府,命掩泉途。为甚这厮做出这等事来?这厮只因饱暖生淫欲。这是关系性命,暂时随顺,省致如此狼狈。便休想似水如鱼。权时之事,何故认真?与这嘶待一时间莺俦燕侣,我情愿尽世儿凤只鸾孤。且免一时危难,也不为过。楚臣也,你深思虑,因何难共处?岂不闻冰炭不同炉?左右,拿过那逆贼来!二十载绵花都送大姐。

【普天乐】
这厮起荒淫,生嫉妒,抵多少守株待免,缘木求龟。贼汉意下慌,楚臣心头怒。据这贼情理难容,该问死罪哩!据此贼情理难容伤时务,坏人伦罪不容诛。一心待偎红倚翠,论黄数黑,恶紫夺朱。楚臣,你好生施行此贼咱。左右,将此贼押赴县里去者!

【快活三】
楚臣索自窨付,君子断其初。说山盟言海誓做妻夫,怎忘的咱剪发燃香处。

【朝天子】
自楚臣应举,听妾身拜覆,俺娘将我待嫁做商人妇。贤愚从来不并居,因此上不避红尘路。谁想来至中途,逢着贼徒,几乎问遭问阻。猛可里得遇,将妾身救取,方信道天自有安排处。元来如此。你可来做甚么?我自有人来取你。楚臣,你如今那里为官?今授句容县令,你也受用五花官诰,做夫人县君也。

【十二月】
拜辞丁清歌妙舞,打迭起傅粉施朱。受了些了辛万苦,熬了些短叹长吁。早则有准成地朝云暮雨,依然的复旧如初。

【尧民歌】
等着也五花官诰七香车,尽受用满身花影倩人扶。今日个花生满路得荣除,早则不碧桃花下凤鸾孤。欢娱欢娱乐有余,轻怜惜偎香五。左右,鞴马!一壁抬过轿儿来,共夫人同回县里去!

【耍孩儿】
原来这夫人也许俺娼人做,我则道尽肚儿常为妓女。不想粪堆上蓦然氏灵芝,鹊巢中生出鸾雏。显耀杀妾本云间住,光辉了君家淮甸居。恰才但有半点儿风声污,可不羞归西浙,耻向东吴。

【一煞】
肩厮并比翼鸟,腮厮贴比目鱼,手厮把合欢带,同心结连枝树。头厮磕低凋儿歌金缕,腿厮压高擎着倒玉壶。臂厮搂似并头莲在鸳帏宿,尽情儿颠鸾倒凤,尽兴儿弄粉抟酥。

【二煞】
对鸾台画娥眉月一弯,铺蝉鬓插犀梳云半吐,玉玎珰金碟王燮珠琭簌。逞一会儿凤冠霞帔夫人相,谎一程儿高髻云鬟仕女图,显一捻儿风流处。探亲眷高抬着暖轿,送人情稳坐着香车。

夫荣妇贵,足矣!足矣!

【煞尾】
做男儿的除县宰称了心,为妻儿的号县君享受福。则我这香名儿贯满松江府,我与那普天下猱儿每可都做的主。

下官想来,不如做一角文书,将那柳茂英锁送府牢,依律治罪。一壁厢另择吉日,请夫人进衙,未为迟也。偶执强人大道傍,却令夫妇得成双。不是一番寒彻骨,谁许梅花喷鼻香?


第四折

下官当初与玉香别时,分开玉梳为记。今日令银匠用金镶就,依旧完好。己曾安排下筵席,一者与夫人压惊,二者庆贺这玉梳。言之未已,夫人早上。玉香,谁想有今日也呵!

【双调】【新水令】
风尘中埋没了二十年,平空的唤县君有何颜面!告辞了春风歌宛转,夜月舞蹁跹。俺如今福禄双全,稳拍拍的绿窗下做针线。夫人,我想当初若非你赠我盘缠,进取功名,焉得有今日也?

【驻马听】
你如今位得荣迁,两行朱衣列马前。当初你身虽贫贱,也曾一春常费买花钱。则我这节妇牌旌表在丽春园,更和你紫泥宣颁降到临川县。这的是心坚石也穿,喜鸳鸯双锁黄金殴。

多感夫人弃母寻夫,路途遥远,如此艰辛,况为贼子所逼,几乎性命也不可保。这都是为着那个来?夫人请上,受下官一拜。

【落梅风】
寻夫主真减志,盼京师不甚远。飕飕把风霜亲践,脚竹踵是脚心世踏破的茧,生受夫人。休道生受。便死呵死而无怨。

我想那日若不遇见相公,必丧这贼之手。相公请上,受妾身一拜。

【水仙子】
你道我顾玉香是娇滴滴玉天仙,偏撞他柳盗跖恶哏哏做死冤。手持着明晃晃利刃如秋练,唬得我战钦钦魂灵儿飞半天。若不是你荆楚臣急忙忙剩到根前,将一个赤力力活擒拿,将一个喜孜孜生放免,怎能勾大和妇,美甘甘再得缠绵?

夫人,你和我别时,分开玉梳为记,今令银匠用金镶了。那首饰头面,尽皆费用,单留此梳,以表至诚。夫人你看!

【甜水令】
想着咱锦片前程,十分恩爱,百年姻眷,非今世是前缘。问甚么首饰房奁,金珠镯钏,钗环头面。玉梳儿对勘的依然。

【折桂令】
果然似乐昌般破镜重圆,抵多少配上琼簪,接上冰弦。当初俺两下分开,今还一处,仍旧完全。这梳上对嵌处,微显纤丝文路,终不如天然完美。虽然是有痕迹香娇玉软,端的个无瑕玼粉绕花缠,金裹琼沿,翠护朱圈。白日里垫鬏髻儿权衬着青丝,到晚来贴主腰儿紧搂在胸前。梅香,将酒来,共夫人饮一杯!夫人请!相公请!

【锦上花】
当日在娟楼百般留恋,今日在琴堂受用无边。一个青春,一个少年;一个荣华,一个贵显。

【幺篇】
相公不负心,贱妾能酬愿,比目鸳鸯天生可羡。百岁欢娱,两情缱绻;玉漏休残,金杯莫浅。

相公,我道你不是个受贫的!玉香,你也该辞我一辞怕甚么?亏你今日还有嘴脸来见我哩!夫人不必烦恼。天下老鸨,那一个不爱钱的?只是这所在留不得你。左右,取我一百两俸钱来,与他为终身养赡之资。你将的去者。那柳茂英将着二十载绵花,要我女孩儿睡一夜,尚然不肯,如今嫁与你做了个夫人,岂可没些财礼?至少也得一千两!

【清江引】
老鸨儿那个不爱钱?谁似你坐钱眼中间转。只争他少共多,再不问良和贱,也还比他二十载绵花好过遣。

这一百两俸钱,也勾你养赡半世了,还要讨多哩!

【离亭宴煞】
这里是阳春德泽桃花县,他怎肯将小民脂血做黄金辇,除了些月支的俸钱,无过是酒一尊琴三弄诗千卷。说甚三媒六证财,再受你百计千方骗。俺如今也得个夫人位转,若早上了你歹王魁贩茶船,可不干赚了我俏苏卿一世里蹇。

题目顾玉香双美锦堂欢
正名荆楚臣重对玉梳记


莫仑 简介
莫仑,约公元一二七九年前后在世,字予山,号两山,江都人。寓家丹徙,生卒年均不详,约宋末前后在世。成淳四年(公元一二六八年)进土。元不仕,能词,平率易通,今仅见存于绝妙好词,词者四首。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