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蓬莱(寿察判)

某伏以清商肇序,阶蓂方五荚之飞;元精生贤,宝历应千龄之运。於赫自天之佑,丕昭维岳之祥。弧矢垂门,冠裳争耀。既托屏幪之芘,敢忘颂咏之私。敬制拙词,仰祝台算。以醉蓬莱寄调,缮写拜呈,伏惟台慈,特赐采览。
渐荷收绿盖,桂吐金英,嫩凉天气。香案仙官,向人间游戏。道貌孤高,灵扃恬淡,有寿星标致。梦得文章,水心谈论,家声相继。
芙蓉上幕,龙藩胜地。剡荐交飞,宸衷简记。行趣朝班,便鸾坡螭陛。赞画堂中,垂弧节届,且举觞一醉。试问庄椿,春秋多少,八千馀岁。

推荐诗文

黯离堂兮日晚,俨壶觞兮送远。远水霁兮微明,
杜蘅秀兮白芷生。波泫泫兮烟幂幂,凝暮色于空碧。
纷离念兮随君,溯九江兮经七泽。君之去兮不可留,
五彩裳兮木兰舟。


熙宁十年秋,彭城大水。云龙山人张君之草堂,水其半明年春,水落,迁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高而望,得异境焉,亭于其上。彭城之山,冈岭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西一面,而山人之亭,当其缺。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

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其所如,或立于陂田,或翔于云表;暮则东山而归。故之曰“放鹤亭”。

郡守苏轼,时从宾佐僚吏往见山人,饮酒于斯亭而乐之。山人而告之曰:“子知隐居之乐乎?虽南面之君,未可与易也。《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诗》曰:‘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盖其为物,清远闲放,超然于尘埃之外,故《易》《诗》人以比贤人君子。隐德之士,而玩之,宜若有益而无损者;然卫懿公好鹤则亡其国。周公酒诰》,卫武公抑戒》,以为荒惑败乱,无若酒者;而刘伶、阮籍之徒,以此全其真而后世。嗟夫!南面之君,虽清远闲放如鹤者,犹不得好,好之则亡其国;而山林遁世之士,虽荒惑败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而况于鹤乎?由此观之,其为乐未可以同日而语也。”山人忻然而笑曰:“有是哉!”乃放鹤、招鹤之歌曰:

鹤飞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览兮择所。翻然敛翼,宛将集兮,忽何所见,矫然而复击。独终日于涧谷之间兮,啄苍苔而履白石。

鹤归来兮,东山之阴。其下有人兮,黄冠草屦,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馀以汝饱。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以久留。

元丰元年十一月初八日记 《放鹤亭记》。


玄鸟雄雌俱,春雷惊蛰馀。口衔黄河泥,空即翔天隅。
一夕皆莫归,哓哓遗众雏。双雀抱仁义,哺食劳劬劬。
雏既逦迤飞,云间声相呼。燕雀虽微类,感愧诚不殊。
禽贤难自彰,幸得主人书。


清阳玉润复多才,邂逅佳期过早梅。
槿花亦可浮杯上,莫待东篱黄菊开。


烟尽戍楼空,又是一帘佳月。何事山城留滞,负好花时节。
烧灯翦彩没心情,应有翠娥说。欲借好风吹恨,奈乱云愁叠。

方干 简介
方干(809—888)字雄飞,号玄英,睦州青溪(今淳安)人。擅长律诗,清润小巧,且多警句。其诗有的反映社会动乱,同情人民疾苦;有的抒发怀才不遇,求名未遂的感怀。文德元年(888年),方干客死会稽,归葬桐江。门人相与论德,谥曰“玄英先生”,并搜集他的遗诗370余篇,编成《方干诗集》传世。《全唐诗》编有方干诗6卷348篇。宋景佑年间,范仲淹守睦州,绘方干像于严陵祠配享。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