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蜡烛诗(代夫赠人)

景胜银釭香比兰,一条白玉偪人寒。
他时紫禁春风夜,醉草天书仔细看。


推荐诗文

君山苍翠接青冥,东走洮湖上洞庭。茅屋向阳梳白发,
竹窗深夜诵丹经。涌泉回泬鱼龙气,怪石惊腾鸟兽形。
为问前时金马客,此焉还作少微星。
不是幽栖矫性灵,从来无意在膻腥。满川风物供高枕,
四合云山借画屏。五鹿归来惊岳岳,孤鸿飞去入冥冥。
君阳遁叟何为乐,一炷清香两卷经。


闲披短褐杖山藤,头不是僧心是僧。
坐睡觉来清夜半,芭蕉影动道场灯。

楔子

一片心悬家国恨,两条眉锁庙廊谋。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老夫姓张,名商英,字天觉。叨中甲第以来,累蒙擢用。谢圣恩可怜,官拜谏议大夫之职。为因高俅、杨戬、童贯、蔡京苦害黎庶,老夫秉姓忠直,累谏不从,圣人着老夫江州歇马。我夫人不幸早年亡过,止留下一个女孩儿,小字翠鸾,长年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老夫自离了朝门,一路辛苦,到此淮河渡也。限次紧急。兴儿,与我唤将排岸司来者。理会的。腿上无毛嘴有髭,星驰电走不违时。沿河两岸长巡哨,以此加为排岸司。小官排岸司的便是。驿亭中大人呼唤,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老叔报复去,道有排岸司来了也。着他过来。着过去。大人唤排岸司有何分付?排岸司,老夫奉圣人的命,将着家小前往江州歇马。限次紧急,你不预备下船只,可不误了我的期限?好打!则今日我就要开船也。大人,这淮河神灵,比别处神灵不同。祭礼要三牲,金银钱纸烧了神符,若欢喜方可开船;若不欢喜,狂风乱起,浪滚波翻,那一个敢开。请问大人,不知可曾祭过神道不曾?这等,爹爹,与他些钱钞,早些安排祭礼去。孩儿,你不知,老夫是国家正臣,他是国家正神,何必要甚么祭礼?岂不闻"非其鬼而祭之,谄也?"宋国非强楚,清淮异汨罗。全凭忠信在,一任起风波。排岸司,快与我开了船者。船便开,倘若有些不测,只不要抱怨我。呀!风浪起了,怎么好?怎么好?水淹了船也。救人!救人!我救了这小姐也,再救那大人去。翠鸾好险也,爹爹好苦也。这淮河里翻了船,多亏排岸司救了我的性命。尚不知我的爹爹生死若何?排岸司打捞去了,单留妾身在此,可怎了也?兀那女子,你是何方人氏?姓甚名谁?你说与我听咱。妾身乃张天觉的女孩儿,小字翠鸾,长年一十八岁。因爹爹往江州歇马,来到这淮河渡。不听排岸司言语,不曾祭祀,开到中流,果然风浪陡作,翻了船。若不是排岸司救了我呵,那得这性命来。看这女子,也不是受贫的人。他乃官宦之家,我陪你在此等一等。若是你那做官的尚在,我送你去还他便了。怎么等了许久,那排岸司还不见来?我身上一来禁不过这湿衣服,二来天色渐晚,爹爹又不知下落。天阿!兀的不害杀我也。姐姐,我是这
淮河边打渔的,叫做崔文远,家里离此不远。姐姐,你若肯与我做个义女儿,且在我家中住下。等日后寻见你那做官的,我着你子父每再得团圆。你意下如何?那壁老的若不弃嫌呵,我情愿与你做个女儿。既是这等,你就跟我家中去来。这此时不知我那爹爹在那里也呵?

【仙吕】【端正好】我恰才沉没这急流中,挣的到河滩上。只看我这湿渌渌上下衣裳。若不是渔翁肯把咱恩养,天那!这泼性命休承望。


第一折

船过淮河渡,心忙去路催。岂知风浪起,搅下一天悲。老夫张天觉是也。不听排岸司之言,到于中流,翻了船只。我那翠鸾女孩儿,不知去向。我欲待亲自去寻来,限次又紧,着老夫左右两难,如何是好?如今沿途留下告示,如有收留小女翠鸾者,赏他花银十两。待到了江州,再遣人慢慢跟寻,又作道理。我那翠鸾孩儿,则被你痛杀我也。欢来不似今朝,喜来那逢今日。老汉崔文远的便是。自从探俺兄弟回来,见一个女孩儿,乃是张天觉大人的小姐。他父亲往江州歇马去,来到这淮河渡,不信排岸司之言,不曾祭献神道,便开了船。到这半途中,刮起大风,涌起波浪,将这船掀翻了,今他父亲不知所在,这个女孩儿也是有缘,我认他做了个义女。他自到我家来,倒也亲热。一家无二,每日前后照顾,再不嫌贫弃贱。也是老汉阴功所积。今日不出去打渔,在家中闲坐。看有甚么人来?黄卷青灯一腐儒。九经三史腹中居。他年金榜题名后,方信男儿要读书。小生姓崔,名通,字甸士,祖居河南人氏,幼习儒业,颇看诗书。受十年苦苦孜孜,博一任欢欢喜喜。小生如今上朝取应去,到此淮河渡。这里有个崔文远,他是俺爹爹的亲兄,顺便须探望他去。这就是伯父门首,待我叫一声:门里有人么?是谁唤门?我开了这门。是那个?小侄是崔甸士。因上朝取应去,特来拜辞伯父。孩儿,请家里来。你父亲安康么?托赖伯父,安康哩。你休便要去,且在我家里住几日。多谢伯父。你曾娶妻来么?上告伯父,古人有云:"先功名而后妻室"。小侄还不曾娶妻哩?我想这崔甸士是个有文才的,久已后必然为官。我有心将翠鸾孩儿聘与他为妻,未知他意下如何?待我唤他出来,和我侄儿厮见,我自有个主意,翠鸾孩儿,你出来。妾身翠鸾的便是。自从与父亲相别,并无音信。多亏了这崔老的认我做义女儿,他将我似亲女一般看待。我在这里怕不打紧,知我那爹爹在于何处也呵?

【仙吕】【点绛唇】举目生愁,父亲别后难根究。这一片悠悠,可也还留得残生否?

【昆江龙】若不是渔翁搭救,险些儿趁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如今偷挨岁月,爹爹呵,知他在何处沉浮?则我这一寸心怀千古恨,两条眉锁十分忧。多谢的那老父恩临厚,不将我似世人看待,直做个亲女收留。

父亲呼唤翠鸾,有何分付?孩儿,我有个侄儿,唤做崔甸士。他为进取功名去,路打我门首经过,来拜别我。你如今过去,与他相见咱。理会的。侄儿不知,我近新认了个义女儿,叫做翠鸾,特特唤他出来,与你相见一面,你也好前后出入行走。伯父,请过妹子来,小生与他相见咱。翠鸾孩儿,你过来把体面与哥哥相见者。哥哥万福。一个好女子也。

【油葫芦】则见他抄定攀蟾折桂手。妹子,恕生面少拜识。待趋前还褪后,我则索慌忙施礼半含羞。妹子,小生有缘得此一见。则见他身儿俊俏庞儿秀。妹子,小生此后又不知何时重会哩。则见他性儿温润情儿厚。且休夸潘安貌欠十分,子建才非八斗。单只是白凉衫稳缀着鸳鸯扣,上下无半点儿不风流。

妹子,小生一来探望伯父,二来便辞别应举去也。

【天下乐】则愿的早夺词场第一筹,文优福亦优,宴琼林是你男儿得志秋。标题的名姓又香,打扮的体态又作,准备着插宫花饮御酒。

老夫偌大年纪,别无一人,止有这个女孩儿,未曾招嫁。我想侄儿聪明俊俏,有心待将这女孩儿与我侄儿为妻,我试问他咱,甸士,你曾娶妻来么?小生并未娶妻,伯父只管问我怎的?老夫偌大年纪,止有这个女孩儿。我见你堂堂人物,聪慧风流,久已后必然为官。我要招你为婿,久后送老汉入土,也有些光彩。甸士,便好道:淑女可配君子。你心下如何?谨依尊命,多谢了伯父。父亲救得我性命勾了,又要替我成就这亲事怎的?

【醉中天】才救出淮河口,又送上楚峰头。俺那父亲呵,生死茫茫未可水,怎便待通媒媾……我儿,你怎么不答应我一句儿?姻缘姻缘,事非偶然。我也须不误了你。虽然道姻缘不偶,我可一言难就,有多少雨泣云愁。我儿,这个是喜事,怎么倒哭起来?快不要这等。我看的那侄儿满腹文章,一定是做官的。故此将你许配了他。常言道:女大不中留。你见那家女孩儿养老在家里的?你只依着我,就今日两边行一个礼,承认了罢。

【金盏儿】元来他敬儒流,意绸缪。可甚么是非只为多开口,倒道我女大不中留。他分明亲许出,着我怎抬头?虽然俺心下有,我须是脸儿羞。则今日好日辰,成合了这门亲事。侄儿,你与我便上朝求官应举去,得一官半职,回来改换家门.则是休忘了我的思念。多谢父亲。则怕崔秀才此一去,久后负了人也。小生若负了你呵,天不盖,地不载,日月不照临。秀才也,你去则去,频频的稍个书信回来。小生知道,你放心者。

【赚煞】则他这胸臆卷江淮,宝剑辉星斗。是俺那父亲匹配下鸾交凤友。想着你千里关山独自个走,则今宵有梦难投。你若到至公楼,占了鳌头,则怕你金榜无名誓不休。莫便要心不应口,早做了背亲忘旧。崔秀才也,休着我倚柴门,凝望断不归舟。

则今日辞别了伯父,便索长行也。侄儿,则愿你早早成名,带挈我翠鸾孩儿做个夫人县君也。成就良姻顷刻间,明春专望锦衣还。嫦娥自是贪年少,何怕蟾宫不许攀。


第二折

皆言桃李属春官,偏我门墙另一般。何必文章出人上,单要金银满秤盘。小官姓赵,名钱,有一班好事的就与我起个表德,唤做孙李。今年轮着我家掌管主司考卷,我清耿耿不受民钱,干剥剥只要生钞。目下有一举子,姓崔名通字甸士。撺过卷子,拟他第一。只是我还未曾覆试。左右,与我唤将崔秀才来者。小生崔通。撺过卷子,今场贡主呼唤,须索走一遭去。报大人得知,崔秀才到了也。着他过来。着过去。大人呼唤小生,不知为何?你虽然撺过卷子,未曾覆试你。你识字么?我做秀才,怎么不识字?大人,那个鱼儿不会识水。那个秀才,祭丁处不会抢馒头吃。我如今写个字你识:东头下笔西头落。是小甚么字?是个一字。好不枉了中头名状元,识这等难字。我再问你:会联诗么?联得。河里一只船,岸上八个拽。你联将来。若还断了弹,八个都吃跌。好好。待我再试一道:一个大青碗,盛的饭又满。相公吃一顿,清晨饱到晚。好秀才,好秀才。看了他这等文章,还做我的师父哩。张千。你问这秀才有婚无婚?相公问你,有婚无婚。有婚是怎生?无婚是怎生?相公他问:有婚是怎生?无婚是怎生?若有婚,着他秦川做知县去。若无婚,我家中有一百八岁小姐与他为妻。敢是一十八岁。是一十八岁。秀才,俺相公说:你若有婚,着你秦川做知县去。若无婚,有一小姐招你为婿。住者,等我寻思波。我伯父家那个女子,又不是亲养的,知他那里讨来的?我要他做甚么?能可瞒昧神祗,不可坐失机会。小生实未娶妻。既然无妻,我招你做女婿。张千,着梅香在那灶窝里拖出小姐来。理会的。今朝喜鹊噪,定是姻缘到。随他走个乞儿来,我也只是呵呵笑。妾身是今场贡官的女孩儿。父亲呼唤,须索见去。父亲,唤你孩儿为着何事?唤你来别无他事,我与你招一个女婿。招了几个?只招了一个。你看一看,好女婿么?好媳妇。好丈人么?好丈人。好丈母么?不敢。崔甸士,我今日除你秦川县令,和我女儿一同赴任去。我有一个小曲儿,唤做〔醉太平〕我唱来与你送行者。

【醉太平】只为你人材是整齐,将经史温习。联诗猜字尽都知,因此上将女孩儿配你。这幞头呵除下来与你戴只。这罗襕呵脱下来与你穿只。弄的米身儿卜精赤条条的。张千,跟着我来。我去那堂子里把个澡洗。小姐,我与你则今日收拾了行程,便索赴任走一遭去。拜辞他桃李门墙,趱行程水远山长。不须办幞头袍笏,便好去幺喝撺箱。妾身翠鸾的便是。自从崔老的的认我做义女儿,他有个侄儿是崔甸士,就将我与他侄儿为妻。他侄儿上朝取应去了,可早三年光景,说他得了秦川县令,他也不来取我。如今奉崔老的言语,着我收拾盘缠,直至秦川寻崔甸士走一遭去。他也少不的要看侄儿,就随后来看我。嗨!我想这秀才们好是负心也呵。

【南吕】【一枝花】不甫能蟾宫折桂枝,金阙蒙宣赐。则道是洞房花烛夜,金榜可兀的挂名时。我为你撇吊了家私,远远的寻途次,恨不能五六里安个堠子。我看了些洒红尘秋雨的这丝丝,更和这透罗衣金风飋飋。

【梁州】我则见舞旋旋飘空的这败叶,恰便似红溜溜血染胭脂。冷飕飕西风了却黄花事。看了些林梢掩映,山势参差。走的我口干舌苦,眼晕头疵。我可也把不住抹泪揉眵,行不上软弱腰肢。我、我、我,款款的兜定这鞋儿,是、是、是,慢慢的按下这笠儿,呀、呀、呀,我可便轻轻的拽起这裙儿。我想起亏心的那厮,你为官消不得人伏侍。你忙杀呵,写不得那半张纸?我也须有个日头儿见你时,好着我仔细寻思。可早来到秦川县了也。我问人咱。敢问哥哥,那里是崔甸士的私宅?则前面那个八字墙门便是。哥哥,我寄着这包袱儿在这里,我认了亲眷呵便采取也。放在这里不妨事,你自去。门上有人么?你报复去,道有夫人在于门首。兀那娘子,你敢差走了。俺相公自有夫人哩。你道甚么?俺相公自有夫人哩。

【牧羊关】兀的是闲言浯,甚意思?他怎肯道节外生枝。我和他离别了三年,我怎肯半星儿失志?我则道他不肯弃糟糠妇,他原来别寻了个女娇姿。只待要打灭了这穷妻子,呀、呀、呀,你畅好是负心的崔甸土。

哥哥,你只与我通报一声。告的相公知道,门首有夫人到了也。兀那厮,你说甚么哩?有相公的夫人在于门首。他是夫人,我是使女?这厮敢听左了。夫人你休出去,只在这里伺侯,待我看他去来。崔甸士,你好负心也。怎生你得了官,不着人来取我?好也啰,你道你无媳妇,可怎生又有这-个来?我则骂你精驴禽兽,兀的不气杀我也。夫人息怒,这个是我家买到的奴婢。为他偷了我家的银壶台盏,他走了,我一向寻他不着,他今日自来投到,岂不是飞蛾扑火,自讨死吃的?左右,拿将下去,洗剥了与我打着者。

【隔尾】我则待妇随夫唱和你调琴瑟。谁知你再娶停婚先有个泼贱儿。你这天杀的,他倒骂我哩。左右,还不扯下去打呀?倒将我横拖竖拽离阶址。崔甸士,你须记的,那时亲设下誓词。胡说,我有甚么誓词。你说道:不亏心,不亏心,把天地来指。

左右,你道他真个是夫人那?不与我拿翻,不与我洗剥,不与我着实打。你须看我老爷的手段,着你一个个充军。

【哭皇天】则我这脊梁上如刀刺,打得来青间紫。飕飕的雨点下,烘烘的疼半时。怎当他无情无情的棍子,打得来连皮彻骨,夹脑通心,肉飞筋断,血溅魂消,直着我一疼来,一疼来一个死。我只问你个亏心甸上,怎揣与我这无名的罪儿?

你要乞个罪名么?这个有。左右,将他脸上刺着"逃奴"二字,解往沙门岛去者。理会的。

【乌夜啼】你这短命贼怎将我来胡雕刺?迭配去别处官司,世不曾见这等跷蹊事。哭的我气噎声丝,诉不出一肚嗟咨。想天公难道不悲慈?只愿得你嫡亲伯父登时至,两下里质对个如何是?看你那能牙利齿,说我甚过犯公私?

左右,便差个能行快走的解子,将这逃奴解到沙门岛。一路上则要死的,不要活的,便与我解将去。崔甸士,你好狠也。

【黄钟煞】休、休、休,劝君莫把机谋使,现、现、现,东岳新添-个速报司。你、你、你,负心人,信有之,咱、咱、咱,薄命妾,自不是。快、快、快,就今日,逐离此。行、行、行,可怜见,只独自。细、细、细心儿里,暗忖思,苦、苦、苦业身躯怎动止?管、管、管少不的在路上停尸。哎哟,天那?但不知那塌儿里把我来磨勒死?相公,莫非是你的前妻,敢不中么?不如留他在家,做个使用丫头,也省的人谈论。夫人不要多心。我那里有前妻来?他适才说,等你嫡亲伯父来,要和你面对。这怎么说?是我有个亲伯父,叫做崔文远。这原是我伯父家丫头,卖与我的。你看他模样倒也看的过。只是手脚不好要做贼。我前日到处寻不着他,今日自来寻我,怎么饶的他过?如今这一去,遇秋天阴雨,棒疮发呵,他也无那活的人也。咱和你后堂中饮酒去来。幸今朝捉住逃奴,迭配去必死中途。他若果然是前时妻小,倒不如你也去一搭里当夫。


第三折

一去江州三见春,断肠回首泪沾巾。凄凉唯有云端月,曾照当时离散人。老夫张天觉。自与我孩儿翠鸾在淮河渡翻船之后,可早又三年光景也。谢圣恩可怜,道老夫廉能清正,节操坚刚,常怀报国之心,并无于家之念,加老夫天下提刑廉访使,敕赐势剑金牌。先斩后闻。这圣意无非着老夫体察滥官污吏,审理不明词讼。老夫虽然衰迈,岂敢惮劳?但因想我翠鸾孩儿,忧愁的须鬓斑白,两眼昏花,全然不比往日了。我几年间着人随处寻问,并没消耗。时遇秋天,怎当那凄风冷雨,过雁吟虫,眼前景物,无一件不是牵愁触闷的。兴儿,兀的不天阴下雨了也。行动些。一自做朝臣,区区受苦辛。乡园千里梦,鞍马十年尘。亲儿生失散,祖业尽飘沦。正值秋天暮,偏令客思殷。你看那洒洒潇潇雨,更和这续续断断云。黄花金兽眼。红叶火龙鳞。山势嵯峨起,江声浩荡司。家僮倦前路,一样欲销魂。兴儿,前面到那里也?老爷,前至临江驿不远了。若到临江驿,老夫权且驻下者。正是:"长江风送客,孤馆雨留人。"好大雨也。我本是香闺少女,可怜见无人做主。遭迭配背井离乡。正逢着淋漓骤雨。哥哥,你只管里将我来棍棒临身,不住的拷打,难道你的肚肠能这般硬?更也没那半点儿慈悲的?天阿,天阿,我委实的衔冤负屈也呵。

【黄钟】【醉花阴】忽听的摧林怪风鼓,更那堪瓮瀽盆倾骤雨。耽疼痛捱程途。风雨相催。雨点儿何时住?眼见的折挫杀女娇姝。我在这空野荒郊。可着谁做主?

快行动些,这雨越下的大了也。

【喜迁莺】淋的我走投无路,知他这沙门岛是何处酆都?长吁气成云雾。行行里着车辙把腿陷住,可又早闪了胯骨。怎当这头直上急簌簌雨打,脚底下滑擦擦泥淤。

你怎么跌倒了来?哥哥,这里滑。千人万人走都不跌,偏你走便跌倒了?我如今走过去,滑呵,万事罢论。若不滑呵,我将你两条腿打做四条腿。快扶我起来。兀那女子,你往那边儿走,这里有些滑。

【出队子】好着我急难移步。淋的来无是处。我吃饭时晒干了旧衣服,上路时又淋湿我这布里肚,吃交时掉下了一个枣木梳。

你又怎的?掉了我枣木梳儿也。掉了罢,到前面别买个梳子与你。哥哥,你寻一寻?到前面你也要梳头哩。你也是个害杀人的。这个想是了。我就这水里把泥洗去了。如今有了梳子,你快行动些。

【幺篇】我心中忧虑,有三桩事我命卒。可是那三桩事?你说我听。这云呵,他可便遮天映日闭了郊墟,这风呵,恰便似走石吹沙拔了树木,这雨可,他似箭竿悬麻妆助我十分苦。你走便走,不走我打你也。哥哥。

【山坡羊】则愿你停嗔息怒,百凡照觑,怎便精唇泼口骂到有三十句。这路崎岖,水萦纡,急的我战钦钦不敢望前去,况是棒疮发怎支吾?刚挪得半步。哥哥,你便打杀我呵,你可也没甚福。你休要多嘴多舌。如今秋雨淋漓,一日难走一日。快与我行动些。

【刮地风】则见他努眼撑睛大叫呼,不邓邓气夯胸脯。我湿淋淋只待要巴前路,哎,行不动我这打损的身躯。还不走哩。我捱一步又一步何曾停住,这壁厢那壁厢有似江湖。则儿那恶风波,他将我紧当处。问行人踪迹消疏,似这等白茫茫野水连天暮,哥哥也。你着我女孩儿怎过去?

你又怎的?哥哥,这般水深泥泞,我怎生走的过去?望哥哥可怜见,扶我一扶过去。则被你定害杀我也。我扶将你过去。我问你,你怎生是他家梅香?你将他家金银偷的那里去了?他如今着我害你的性命哩。你可实对我说。我那里是他家梅香,偷了金银走来?

【四门子】告哥哥一一言分诉,那官人是我的丈大。我可也说的是实又不是虚。寻着他指望成眷属,他别娶了妻道我是奴。我委实的衔冤负屈。这等说起来,是俺那做官的不是?如今我也饶不得你。快行动些。

【古水仙子】他、他、他,忒很毒,敢、敢、敢,昧己瞒心将我图,你、你、你,恶狠狠公隶监束,我、我、我,软揣揣罪人的苦楚。痛、痛、痛,嫩皮肤上棍棒数,冷、冷、冷,铁锁在项上拴住,可、可、可,干支剌送的人活地狱,屈、屈、屈,这烦恼待向谁行诉?哥哥,来、来、来,你是我的护身符。

天色晚了也。快行动些,寻一个宵宿的去处。

【随尾】天与人心紧相助,只我这啼痕向脸儿边厢聚。天那天那,眼见的泪点儿更多,如他那秋夜雨。


第四折

往来迎送不曾停,廪给行粮出驿丞。管待钦差犹自可,倒是亲随伴当没人情。小可是临江驿的驿丞。昨日打将前路关子来,道廉访使大人在此经过,不免打扫馆驿干净。大人敢待来也。老汉崔文远的便是,自从着我女儿翠鸾寻我那侄儿崔甸士去了,音信皆无。我亲到秦川县,看我那女儿去。天色晚了也,又下着这般大雨。我且在这馆驿里寄宿一夜,明日早行。兀那老头儿,你做甚么?雨大的紧,前路又没去处。这馆驿中不问那里,胡乱借我宿一夜,明日绝早便去。老头儿你不知道,如今接待廉访大人,休要大惊小怪的。你去那厨房檐下歇宿去。多谢了。老夫张天觉,来到这临江驿也。兴儿,你莫不身上着雨来么?老爷,这般大雨,身上衣服都湿透了也。既然是这等,我且在馆驿里避雨咱。小的是临江驿驿丞,在此迎接。请大人公馆中安歇。兴儿,我一路上鞍马劳顿,我权且歇息,休要着人大惊小怪的。若惊觉老夫睡呵,我只打你。便与我分付去。理会的。兀那驿丞,我分付你:大人歇息,不许着人大惊小怪。若打醒了睡,要打我哩,分付你去。这个我知道。解子哥哥,这一天雨都下在俺两个身上也。这大雨若淋杀你可,我也倒省些气力。这沙门岛好少路儿哩。哥哥,这风雨越大了也。

【正宫】【端正好】雨如倾,敢则是风如扇。半空里风雨相缠,雨般儿不顾行人怨,偏打着我头和面。

【滚绣球】当日个近水边,到岸前,怎当那风高浪卷,则俺这两般儿景物凄然。风刮的似箭穿,雨下的似瓮瀽,看了这风雨呵,委实的不善,也是我命儿里惹罪招愆。我只见雨淋淋写出潇湘景,更和这云淡淡妆成水墨天。只落的两泪涟涟。

你休烦恼,我和你到临江驿寄宿去来。馆驿子开门来。又是那一个?我开开这门。这弟子孩儿好大胆也。廉访使大人在这里歇息,你只在门外。你若大惊小怪的,我就打折你那腿。我关上这门。可不是悔气,原来有廉访使大人在这里,俺休要大惊小怪的。我脱了这衣服,我自家扭扭干。呀,袖儿里还有个烧饼,待我吃了罢。哥哥,你吃甚么哩?我吃烧饼哩。哥哥,你与我些儿吃波?我但是吃东西,你便讨吃。也罢,我与你些儿吃。哥哥,你多与我些儿吃波?一个烧饼,我与你些儿吃。你嫌少,没的我都与你吃了罢?

【伴读书】我这里告解子且消遣,我肚里饥难分辩。只他这风风雨雨强将程途来践,走的我筋舒力尽浑身战,一身疼痛十分倦,我、我、我,立盹行眠。

【笑和尚】我、我、我,捱一夜似一年,我、我、我,埋怨天。我、我、我,敢前生罚尽了凄凉愿?我、我、我,哭干了泪眼,我、我、我,叫破了喉咽。来、来、来,哥哥我怎把这烧饼来咽?

哎呀,天也!我便在这里,不知我那爹爹在那里也?翠鸾孩儿,兀的不痛杀我也。我恰才合眼,见我那孩儿在我面前一般,正说当年之事。不知是甚么人惊觉着我这梦来?皆因我日暮年高,梦断魂劳。精神惨惨,客馆寥寥,又值深秋天道。景物萧条。江城夜永,刁斗声焦。感人凄切,数种煎熬。寒蛩唧唧,塞雁叨叨。金风淅淅,疏雨潇潇。多被那无情风雨,着老夫不能合眼。我正是闷似湘江水,涓涓不断流。又如秋夜雨,一点一声愁。我恰才分付兴儿,休要大惊小怪的。这厮不小心,惊觉老夫睡。该打这厮也。我分付他那驿丞了。他不小心,我打这厮去。兀那厮,我分付来,休要大惊小怪的。惊觉老爷睡。倒要打我,我只打你。大叔休打,我自睡去,都是这门外的解子来。我开开这门,我打这厮去。兀那解子,我着你休大惊小怪的,你怎生啼啼哭哭?惊觉廉访大人?恰才那伴当,他便打我,我只打你。都是这死囚。你大古里是那孟姜女千里寒衣,是那赵贞女罗裙包土,便哭杀帝女娥皇也,谁许你洒泪去滴成斑竹?告哥哥不须气,扑我冤枉事谁行诉与?从今后忍气吞声,再不敢嚎濛痛哭。爹爹也,兀的不想杀我也。翠鸾孩儿,只被你痛杀我也。恰才与我那孩儿数说当年淮河渡相别之事,不知是甚么人惊觉我这梦来?一者是心中不足,二者是神思恍惚。恰合眼父子相逢,正数说当年间阻,忽然的好梦惊回。是何处凄凉如许?响玎珰铁马鸣金,只疑是冷飕飕寒砧捣杵,错猜做空阶下蛩絮西窗,遥想道长天外雁归南浦。我沉吟罢仔细听来,原来是唤醒人狂风骤雨。我对此景无个情亲,怎不教痛心酸转添凄梦。孩儿也,你如今在世为人,还是他身归地府?也不知富贵荣华,也不知遭驱被掳。白头爷孤馆里思量,天那,我那青春女在何方受苦?我分付兴儿来,你休要大惊小怪的,可怎生又惊觉老夫?老爷休打我,都是那驿丞可恶。兀那驿丞,我着你休大惊小怪的,你怎生又惊觉老爷的睡来?我将你千叮万嘱,你偏放人长号短哭。如今老爷要打的我在这壁厢叫道:阿呀!我也打的你在那壁厢叫道:老叔。都是这门外边的解子,我开开这门打那厮,兀那解子,我再三的分付你休要大惊小怪的,你又惊觉廉访大人的睡来。你这弟子孩儿。虽然是被风雨淋淋渌渌,也不合故意的喃喃笃笃。他伴当若打了我一鞭,我也就挎断你娘的脊骨。只听的高声大语,开
门看如狼似虎。想必你不经出外,早难道惯曾为旅。你也去访个因由,要打我好生冤屈,不争那带长枷横铁锁,愁心泪眼的臭婆娘,惊醒了他这驰驿马挂金牌先斩后闻的老宰辅。比及俺忍着饥担着冷,讨憎嫌受打拷,只管里棍棒临身,倒不如汤着风,冒着雨,离门楼。赶店道,别寻个人家宵宿。隔门儿苦告哥哥,听妾身独言肺腑。但肯发慈悲肚肠,就是我生身父母。且休提一路上万苦千辛,只脚底水泡儿不知其数。悬麻般骤雨淋漓,急箭似狂风乱鼓。定道是馆驿里好借安存。谁想你恶哏哏将咱赶出,便要去另觅个野店村庄,黑洞洞知他何方甚所。若不是逢豺虎送我残生,必然的埋葬在江鱼之腹。顷刻间便撞起响珰珰山寺晓钟,且容咱权避这淅零零潇湘夜雨。天色明了也。兴儿,你去门首看是甚么人,闹这一夜。与我拿将过来。兀的不是我爹爹?兀的不是翠鸾孩儿?这三年你在那里来?你为甚么披枷带锁的?爹爹不知。自从孩儿离了爹爹,有个崔老的救了我,他认我做义女。他有个侄儿是崔通。就着他与你孩儿做了女婿。他进取功名去,做了秦川县令。因他不来取我,有崔老的言语,着我寻他去。不想他别娶了妻房,说我是逃奴,将我迭配沙门岛去,一路上只要死的,不要活的。幸得今日遇着爹爹。爹爹也,怎生与你孩儿做主咱?快开了枷锁者。那厮这等无礼。左右那里?速去秦川县与我拿将崔通来。爹爹,他在秦川为理,若差人拿他,也出不的孩儿这口气。须是我领着祗从人,亲自拿他走一遭去。正是常将冷眼看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小官崔通是也。前日那一个女人,本等是我伯父与我配下的妻子,被我生各支拷做逃奴,解他沙门岛去。已曾分付解子,着他一路上只要死的,不要活的。怎么去了好几日,也还不见来回话?我那夫人只管将这桩事和我炒闹不了。怎么我这眼连跳又跳的?想是夫人又来合气了。可早来到秦川县也。左右,打开门进去。兀的不是崔通?左右,与我拿住者。奇怪,你每是那里来的?廉访使大人勾你哩。崔通,今日我也有见你的时节么?左右,与我剥去了冠带,好生锁着。小娘子,可怜见。可不道夫乃妇之天也。

【快活三】我揪将来似死狗牵,兀的不夫乃妇之天?任凭你心能机变口能言,去来,到俺老相公行说方便。

我早知道是廉访使大人的小姐,认他做夫人可不好也。左右,还有一个泼妇,也与我去拿出来。我也是官宦人家小姐,怎把我做烧火的一般这等扯扯拽拽?你岂不晓得"妇人有事,罪坐夫男"?这都是崔通做出来的,于我甚事?左右,与我一并锁了。且不要啰。啤,俺父亲做官,专好唱《醉太平》的小曲儿,我也学的会唱。小姐,待我唱与你听。

【醉太平】我道你是聪明的卓氏,我道你是俊俏西施,怎肯便手零脚碎窃金赀?这都是崔通来妄指。左右,与我快锁了者。阿哟,我戴凤冠霞帔的夫人是好锁的?待我来。解下了这金花八宝凤冠儿,解下这云霞五彩帔肩儿,都送与张家小姐妆台次,我甘心倒做了梅香听使。

左右,都锁押了,带他见俺爹爹去来。自从孩儿亲拿崔通去了,怎生许久还不见到?爹爹,我拿将那两个贼丑生来了也。那厮敢这等无礼。待老夫写表申朝,问他一个交结贡官,停妻再娶,纵容泼妇,枉法成招。大大的罪名。一面竟将他两个押赴通衢,杀坏了者。不知甚么人大惊小怪的?我试看咱。兀的不是翠鸾孩儿?你在那里来?呀!父亲,我认崔通去,他别娶了一个,倒说我是逃奴,将我迭配沙门岛去,肯分的遇着我爹爹,如今要将他杀坏了也。小姐,怎生看老汉的面上,饶了他这性命。小姐意下如何?

【鲍老儿】他是我今世仇家宿世里冤,恨不的生把头来献伯父,你与我劝一劝波。我如今情愿休了那媳妇,和小姐重做夫妻也。小姐,你只饶了他者。我和他有甚恩情相顾恋?待不沙又怕背了这恩人面。只落的嗔嗔忿忿,伤心切齿,怒气冲天。

爹爹,这个便是救我命的崔文远。看恩人面上,连崔通也饶了他罢?那崔通怎好饶的?老相公,你小姐元是我崔文远明婚正配,许与侄儿崔通的。如今情愿休了那媳妇,与小姐重做夫妻。可不好也?孩儿你意下如何?这是孩儿终身之事。也曾想来,若杀了崔通,难道好教孩儿又招一个?只是把他那妇人脸上,也刺"泼妇"两字,打做梅香,伏侍我便了。这也说的有理。左右,将那厮拿过来。看崔文远面上,饶免死罪。将恩人请至老夫家中,养赡到老。小姐还与崔通为妻。那妇人也看他父亲赵礼部面上,饶了刺字,只打做梅香,伏侍小姐。一般的父亲,一般的做官,偏他这等威势,俺父亲一些儿救我不得。我老实说,梅香便做梅香,也须是个通房。要独占老公,这个不许你的。左右,将冠带来还了崔通,待他与小姐成亲之后,仍到秦川做官去者。我儿昔日在淮河渡分散之时,谁想有今日也。

【货郎儿】想着淮河渡翻船的这灾变,也是俺那时乖运蹇,定道是-家大小丧黄泉。排岸司救了咱性命,崔老的与我配了姻缘,今日可,谁承望父子和夫妻两事儿全。

天下喜事,无过父子完聚,夫妇团圆。容小官杀羊造酒,做个庆贺的筵席,与岳父大人把一杯者。

【醉太平】不争你亏心的解元,又打着我薄命的婵娟。险些儿做乐昌镜破不重圆,干受了这场罪谴。爹爹呵,另巍巍稳掌着森罗殿,崔通呵,喜孜孜还归去秦川县,我翠鸾呵,生刺刺硬踹入武陵源。也都是苍天可怜。

【尾煞】从今后鸣琴鼓瑟开欢宴,再休题冒雨汤风苦万千。抵多少待得鸾胶续断弦,把背飞鸟纽回成交颈鸳,隔墙花攀将做并蒂莲。你若肯不负文君头白篇,我情愿举案齐眉共百年。也非俺只记欢娱不记冤,到底是女孩儿的心肠十分样软。

当初失却渡淮船,父子飘流限各天。消息经年终杳杳,肝肠无日不悬悬。已知衰老应难会,犹喜神明暗自怜。渔父偶收为义女,崔生乍见结良缘。从来好事多磨折,偏遇奸谋惹罪愆。苦誓一心同蜀郡,远寻千里到秦川。剑沉龙浦还重合,镜剖鸾台复再圆。秉烛今宵更相照,相逢或恐梦魂前。

题目淮河渡波浪石尤风

正名临江驿潇湘秋夜雨


祈山底处,为二松千竹,肯题崖壁。雪洒谈犀麾雁鹜,尔辈何烦涉笔。使者知乎,民其劳止,且莫闲耕织。片言金石,唤回春意无极。
虽则王谢人家,一癯仙泽,面作苍烟色。茶灶笔床将雨屐,吟到梅花消息。贱子何为,老仙如问,莫道头今白。寒蓑几梦,研朱看点《周易》。

夫子素多疾,别来未得书。
苦寒地,体内今何如。


方干 简介
方干(809—888)字雄飞,号玄英,睦州青溪(今淳安)人。擅长律诗,清润小巧,且多警句。其诗有的反映社会动乱,同情人民疾苦;有的抒发怀才不遇,求名未遂的感怀。文德元年(888年),方干客死会稽,归葬桐江。门人相与论德,谥曰“玄英先生”,并搜集他的遗诗370余篇,编成《方干诗集》传世。《全唐诗》编有方干诗6卷348篇。宋景佑年间,范仲淹守睦州,绘方干像于严陵祠配享。

诗文标签
数据加载中……
作者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典籍
数据加载中……
友情链接
数据加载中……

我要出现在这里
手机访问当前页面